您的位置 首页 摘抄美文

芭比公主之真假公主,是谁杀了崔小媛?,公羊传,古宅讲鬼之鬼妻

芭比公主之真假公主,是谁杀了崔小媛?我计划杀死我的女朋友,在这一周之内。别问我为什么要杀她,我非杀了她不可。我有足够的理由和动机,唯一欠缺的,不过是巧妙的手法和…

芭比公主之真假公主,是谁杀了崔小媛?

芭比公主之真假公主,是谁杀了崔小媛?

我计划杀死我的女朋友,在这一周之内。

别问我为什么要杀她,我非杀了她不可。我有足够的理由和动机,唯一欠缺的,不过是巧妙的手法和善后方式:要如何让她干脆利落地死掉,并且,我不会受到怀疑。

她死了,我还要继续我的生活。

我是一名高三学生,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高考之前,她必须死掉。

那么,倒计时现在开始。

【女友死期前七天】:她的嘴角勾勒了一个翘起的弧度:我叫崔小媛。

我的女朋友并不漂亮,她个子矮矮的,身体也很瘦弱,白得近乎病态的脸上有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她不多说话,但性格很开朗,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至今我仍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进入校门的时候,如无头苍蝇似的在学校里乱逛,最后拦住一个矮小瘦弱的女生问道:同学,你知道高一七班在哪里吗?

她看着我半晌,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洁白的小虎牙露出来:真巧。然后她收了笑容,目光温柔地指着迂回走廊的一个方向说道:我也是高一七班的,跟我走吧。

她的情绪感染了我,我于是挠着后脑勺也一起爽朗地笑起来,我说我叫易磊,你叫什么?

她的嘴角勾勒了一个翘起的弧度:我叫崔小媛。

没有看到她露出的小虎牙,我有点失望,于是我故意逗她:你跟崔永元是什么关系?

她露出了我预想中的笑容:或许是远房亲戚吧!

我哈哈大笑,颇有成就感,就好比以第二名的成绩考入这所重点高中时的感觉。

或许我不是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或许我有些胆小懦弱,但谈起学习,我是很有自信的。为了提高我的学习成绩,父母不知道请了多少名师指点,我也确实是个听话的好儿子,一路从重点小学顺利地升入本市数一数二的高中。

说实话,来到这所学校,我还是有点骄傲的。不仅是因为我父亲出资翻修了图书馆,也不是因为我进入了最好的班级,而是我有能力和信心在三年之后,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全国最好的大学。

我的班主任姓马,是个以严厉铁腕着称的中年妇女。据说她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平日不苟言笑令人生畏,可是她教出来的班级,升学率从来都是最高的。她的第一堂课就给我们讲了她的要求,她说:“这三年不是来放松的。我绝不会允许你们做除学习之外的事情。”

我想,学习之外的事情,最严重的一条,莫过于早恋了吧?

我回忆着刚刚入学时候的场景,却被一个人摇醒,有道声音在说:易磊,易磊。

我好像刚睡醒似的看着她:马老师?

马老师严厉的脸上带着一丝温柔,她上下打量我:你之前精神很差,现在好点了吗?

我看了看她,然后便微笑着说:不要紧的,老师。然后我转过头,看见了身边有些拘谨地站着的崔小媛,又对老师说道:老师,我和小媛可以走了吗?

老师愣了愣,然后对我说:你让小媛站远一点,我有话要单独对你说。

我大方地对小媛挥了挥手,她有些不情愿地向后挪了挪。我蹙眉:再远一点,老师有话要单独跟我说。

她噘着嘴一直退到了办公室门口。

我跟老师说可以了。

马老师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小声地说道:“高考之前,你必须杀了崔小媛。杀了她之后,省优秀学生的名额,就是你的了。”

省优秀学生。我很清楚,这个名额全市不过三个而已,它可以为我的高考加上十分。十分!对于一分超百人的激烈高考,是何等沉甸甸的砝码?

这样的诱惑让我沉默。过了一会儿,我看了看站在墙角百无聊赖的小媛,低低地回道:“嗯,我会考虑的。”

【女友死期前六天】:那晚我发现,崔小媛竟然这么美。

其实,除了马老师之外,我也在王老师那里听过要我杀死小媛这件事情。

1/7123456下一页尾页

公羊传,古宅讲鬼之鬼妻

公羊传,古宅讲鬼之鬼妻

  接——古 宅 讲 鬼 之 荫 尸

  雨并不见小,稀里哗啦下得来劲,偶尔会传来一两声雷声,天际不时被闪电划开,就好象阴阳两世,让人心惊胆战。    忽然,又是一道闪电夹带着撕人心肺的‘喀嚓’声在古宅的上空响起,好象要劈开这古宅,使整座古宅都为之颤抖。我握着已经冰冷的水杯,轻声对刘阳说:“困了、累了,我想回去了。”    刘阳为难的看了看窗外的雨说:“你看这天,你怎么回去?算了,不如在我这里过夜吧!”    我有些不愿,可我知道他说的没错,外面雨这么大,打车是甭想了,我总不能冒着雨跑回去吧?    见我没吭声,他小声说:“要不,我先带你去客房,我们还要继续的……”    “哈哈……”我身边的一位男士,发出了刺耳的笑声,显然他听见了我们的对话,而我突然来了精神,大声说:“不!我要听完所有的鬼故事。”    刘阳尴尬的看了我一眼,我没理他,大声说:“接下来,谁来讲讲……”    没想到的是,那位嘲笑我的男士开口说道:“夜深了,每个人都需要睡眠,可我偏偏睡不着……”说完他叹了口气,神色到没有倦怠。    我心里没好气的想,做人如你,睡不着也是应该的,怕是脑海里总考虑怎么去嘲笑人,才导致夜夜失眠吧!    我极其不肖地闷哼了一声,他没出言相对,而是开始了他的故事。    只听他继续说道:“妻子死后,我夜夜失眠,想着她怎么睡也睡不着,有时候只能通宵看书或上网。    妻子头七那天的晚上,我毫无睡意。靠在床头,照样拿这本书心不在焉地看着,看了一会我突然有了点睡意,这对于我来说,太宝贵了,我赶紧关了灯,躺进被窝,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似睡非睡,卧室的门突然“咯吱……咯吱……”的响了起来,声音不大,却足以震慑我的心灵,让我心里发毛。    带着不安我向门边望去,门好好的关着,“咯吱……”声也随着我的视线戛然而止,恐惧随着这寂静的空气被我吸进口腔,瞬间到肺,转眼到达全身。我拉开灯,紧盯了门,双手紧张的握成了拳。    许久之后,我确定刚才的声响,只是我太紧张产生幻觉,我重新躺进了被窝,睡意全无,只好拿起了书,一页页的看下去。    看书时,我不断拉高衣领,可还是感觉脖子后面冷飕飕的,那感觉就像有人在我脖子后面吹气,我慢慢、慢慢地扭过僵硬的头,看去……身后无人。    这种寂寞式的恐惧,让我彻底疯狂了,豁然坐起,跳下床走到妻的遗像面前,眼圈随即红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想对她说什么,可我突然看见照片上妻冲着我眨了眨眼,我大吃一惊,凑近遗像仔细地看,遗像如常,我惊厥,这是怎么了,精神恍惚,幻觉连连,是不是我的精神出了问题?还是因为眼花?不然是对妻太过思念了?    我没有答案,只知道我这辈子被妻照顾的极好,她的离开,就像挖去了我的双脚,让我没有了行走的能力。    “妻,我好想你……”放下遗像,我动情地说道,心里的悲伤,突然被一声轻响打乱,心因此跳的更加厉害,是紧张还是恐惧连自己也说不清,仿佛屋子里不止我一个人,可是不大的卧室要想藏着人,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这种异样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    我摇摇头,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数数。数到数十万的时候我的脑子开始混沌了,我发现自己走在白茫茫的大雾里,模模糊糊地看不清人,隐约中我听到有人在哭,我壮着胆子闻声走过去。只见一个看不清容貌的女子,苍白而忧郁的脸上正滚下一串串的泪珠,看着她的泪珠,我的心莫名其妙地揪疼着。想走过去,想吻去她脸上的泪珠,想把她搂在怀里安慰。    这感觉太奇怪了,我长这么大从没有对老婆以外的女人有过这种感觉。而她看着我的眼中也充满着柔情,仿佛她的嘴唇在动,却听不到她说些什么。    我继续向她走去,迫切地想要看清她到底是谁。可不管我怎么加快脚步,她始终离我有段距离,我急了,大声得唤她过来。可她却在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焦急地四处寻找,心因为失去而隐隐做痛,那张忧郁而苍白的脸,和那双忧伤的眼睛,我忍不住的喊出妻的名字……    就这样我被自己的喊声惊醒,头像是裂开一样的疼痛,抬头看了看闹钟,已经七点了,上班就要迟到了。我急忙跳下了床,跑进浴室去洗漱,路过厨房的时候,我看见厨房里摆着我爱吃的早餐,瞬间一股冷流爬遍了我的全身,谁?谁?帮我弄的早餐?我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    一整天的工作中我都表现得心不在焉,强忍到下班,我心事重重地回了家,推开门后我的嘴里就像吃进了一只苍蝇,猛然张大,屋子里整洁异常,不知道怎的,我有种的预感,跑进卧室,卧室里的被子整齐地叠好,靠在床的一边。我大致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屋子整洁地就像妻子活着时的样子……    可妻子死了,永远不会在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是谁?是谁?我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一种未知恐惧狠狠刺进我的肌肤。    喊累了,我跌在地上,轻轻的像是呻吟着叫道:“霞……霞……是你吗?”霞是我妻子的名字,我想只有她能把缭乱的家,恢复成她在时的样子。    我叫了半天,回答我的只是一室寂静。不知过了多久,我重新站起来,透过窗子望向凄美是夕阳,静静地等待着黑夜的到来,因为只有夜的道理,鬼魂才会现身……    月色朦胧,我假装睡意浓浓地打了一个哈欠,然后钻进了被窝,紧闭着双眼慢慢地等着。不久我就撑不住了,睡意不断地袭击我,我终于被睡意征服,沉沉地睡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妻的声音凄凄惨惨,在我耳畔回响。我吃惊地在心里呐喊:是霞的声音,绝对是霞的声音,这声音太熟悉了,太亲切,我怎么也不会忘记。    “霞你在哪?”我高声回应着,心里诅咒这该死的雾阻挡了我的视线,我伸手去拨眼前的雾,可还是找不到她。白雾里不断传来“为什么……为什么……”的呼声,我也焦急的回应着。声音一声比一声急切。    一阵冷风吹过,雾被风吹散了不少,我终于看见了妻,我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我慢慢地走近她,却怎么也不能靠近,她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呆呆地注视着我,一脸悲伤,就这样我们僵持着。仿佛心中有千言万语,都刻在了眼里,深深地注视着。    她摇着头,泪水像是散开的花瓣,凄惨说:“为什么?为什么杀了我!”    我流着泪,激动的吼叫:“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背叛我,为什么你要和网友上床?”    妻低着头,垂着泪,像是在悔过。    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触痛了我的心,我扑向她,可我的身体完整地穿过了她的身体,她被我撞成了无数个颗粒,我睁大眼睛,看着那些颗粒逐渐拼合在一起,她的身影再一次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她流着泪,悲伤地说:“老公,对不起!……我……我是来向你道别的,我要投胎去了。生前的错错对对,你不要记在心里,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为了我整天失眠了,我不想你这样,你明白吗?你这样我的阴魂在阴间也不得安宁……”妻说着说着,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摸摸自己的脸,湿湿全是泪痕。我摇着头想要抓住她逐渐消失的面孔,可是我手里触及的地方,她消失的更快……于是我大喊,不要离开我,不要,要是你走了,我就永远也不睡觉,不吃饭,不上班,我会把自己孽待到死……    醒来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幽幽地叹息,有一缕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不想动只想就这样静静地躺着,不想起来,可是阳光变得越来越强,脸上的皮肤被刺得发痛,无奈将手遮住眼睛不情愿地爬起来。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永建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oodaword.com/43659.html
永建美文网

作者: 永建美文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澳客彩票网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波克棋牌>| <免费小说阅读女生版>| <顶点小说网修真世界>| <免费小说阅读女生版>| <有声小说>| <顶点小说无弹窗阅读>| <免费全本小说txt下载>| <高h禁忌恋txt小说下载>| <免费完结言情小说>| <无广告无弹窗小说网>| <完美世界小说顶点阅读>| <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 <棋牌游戏>| <有声小说打包下载>| <无广告无弹窗小说网>| <东方玄幻小说完本>| <大主宰 天蚕土豆>| <有声小说免费下载mp3>| <飞卢小说网>| <青春校园爱情小说>| <完本的长篇玄幻小说>| <yy小说阅读网女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