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的句子

爱之魔魅(第十章),短篇文章,城管与小贩:要生存,还是要面子_1500字

  第十章  “王者之翼是我的,谁也不可以拿走。”当众人听到这一句话之后,不无讶异的看向发出声音的人,而这个人便是叶赫雪姬,她的神情淡漠,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说出这…

爱之魔魅(第十章)

  第十章

  “王者之翼是我的,谁也不可以拿走。”当众人听到这一句话之后,不无讶异的看向发出声音的人,而这个人便是叶赫雪姬,她的神情淡漠,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说出这句话造成了多么轰动的效果。

  “雪姬,怎么会是你?你为什么要王者之翼?”最讶异的人非司马卿莫属,雪姬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她要王者之翼干什么呢?难道说,雪姬就是他第一天来到剑桥中学在修炼异能的时候感受到的那一股纯净的异能气息的异能者吗?

  “卿!你也是异能者吗?”叶赫雪姬在司马卿回过头来的时候不无讶异,卿难道说也是和自己一样,是一个异能者?随后她便联想到了他的姓氏,司马这个姓氏确实是异能者之王的姓氏,虽然在700年前被叶赫家族篡夺了王位,可是依然是异能界之中最强的战士家族,她怎么会现在才联想到呢?

  看来他们之间还有着家族嗯怨呢?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们注定是对头人却深受彼此的吸引,从而发展出了那么亲密的感情,这个时候却为了同一个目的将成为敌人,他们该怎么办呢?随即她又想到了在他们刚抵达剑桥中学的时候,在修炼的时候感受到的那一股属于正义的力量,现在想想应该就是司马卿了。

  “是的,我是异能界司马家族的人,看来你也是一个异能者。”司马卿心情非常复杂的看向自己深爱的女孩,没想到雪姬也是一个异能者,现在他们还有同一个目的,就是两个人都要得到王者之翼,可是王者之翼只有一个,他是不可能放弃的。

  不是他想要夺取王者之翼,而是现在人界已经岌岌可危,急需王者之翼配合这一代的异能者之王撑起那一片防护罩;据他伯父司马宇皇所说,叶赫守仁已经不可能胜任异能者之王的位置了,而雪姬姓叶赫,她一定是他的女儿,会来夺取王者之翼一定是出于她父亲的授意前来,现在该怎么办呢?

  “卿,你可以把王者之翼给我吗?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要求你,可是我的族人需要它来保护,不然的话,那些其他的异能者家族一定会追杀他们的。”叶赫雪姬向心上人恳求道,她可以不管父亲的死活,他毕竟还是有自保能力的,一时半会还不至于会被毁灭,可是她的族人是受他牵连的,恐怕无法承受其他异能家族报复的怒火!

  “不行,这个时候王者之翼不能给任何人,我们必须得带回中国撑起那一片防护罩,不然人界就要遭受毁灭的命运了!”司马卿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门外就传来了一句话,说话的人正是司马卿的伯父司马宇皇的口中,他和司马宇文还有夏兰星刚下飞机就赶紧往这里而来,为的就是及时阻止有人抢夺王者之翼。

  “好久不见,星儿。”看到夏兰星的时候,呼延凯月的眼中有着藏不住的惊喜,他和夏兰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那时侯他的父母还曾和夏兰星的父母约定要彼此结为亲家,他也很喜欢她,而她似乎也不讨厌他,两人订婚是迟早的事。

  谁知道就在两人即将要订婚的前一个月,夏兰星在出外游玩的时候邂逅了司马宇文,彼此一见钟情,很快便坠入了爱河,她这才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只是像兄妹之情,毫无男女之情,所以为了和司马宇文双宿双栖,他们便没有订婚,而他也因此不想再谈情,只是带着自己的宠物到处游学去了。

  直至今天,呼延凯月都没有成家的打算,当然他在这十几年中也有不少红粉知己,只是还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他定下心来;一个是因为自身是个异能者,他不能随便找一个平凡的人类来结合,再一个也是因为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拉住他的心,所以索性不成家了。

  “凯月,是你啊,我们是很久不见了。”夏兰星看到了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人心里百感交集,她对他虽然没有男女之情,可是毕竟两人有一度曾经很可能在一起,只是爱情不是轻易可以交付的。

  “嗯,你好吗?”呼延凯月关心的问道,不过他可以看得出来她很幸福,因为那个司马宇文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无尽呵护着,还体贴的扶住她的纤腰。

  “我很好,谢谢关心,你呢?”夏兰星也非常关心他,听说他现在还是单身,希望不是因为自己他才会这样。

  “我挺好的,你不必担心我。”呼延凯月笑笑道,他早就已经放下对她的爱了,没有成家是因为觉得自由满好的,所以才不想而已。

  “那就好。”夏兰星看得出来他已经不再爱自己了,所以心里已经毫无芥蒂,她可以放心了。

  “嗯,我们别说什么了,目前为止是应该好好守护王者之翼,不让叶赫守仁的目的得逞才是。”呼延凯月点点头,叶赫守仁目前不知道在哪里,他因为修炼了黑魔法无法掌握王者之翼,就让自己的女儿来夺,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他已经永远失去了做王者的资格了,却依然不死心,真不知他有什么目的。

  “嗯,对的,我们的事情已经过去就让它过去吧。”夏兰星赞成的点头,他说得对,他们的事情已经是过去式了,目前最重要的是好好守护着人界的安危,其他的事都不重要。

  “雪姬,我不可以把王者之翼给你,现在人界非常需要它。”司马卿为难的说道,这件事非同小可,不可以因一时的男女之情而心软,从而置人界的安危于事外。

  “卿,难道你不爱我吗?我只是想保护我的族人而已。”叶赫雪姬听到他居然拒绝自己便泫然欲泣,她只是单纯的想要保护族人,为什么他不能成全她?

  “叶赫小姐,你的族人不会有事的,可是如果王者之翼落在你父亲手中的话,他也同样无法再做异能者之王,而人界却会再次回到洪荒年代,到时候妖魔尽出,你的族人一样无法保全,你知道这个严重性吗?”司马宇文对于呼延凯月并没有产生敌意,因为他信任自己的妻子,知道她不会和呼延凯月再有什么千丝万缕的牵扯,所以没有多加参与,只关注着自己的儿子和那个女孩,在听到叶赫雪姬的要求之后,他赶紧出声阻止。

  “是吗?你说的是真的?”叶赫雪姬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她虽然希望得到王者之翼以保护族人,可是如果这样会造成人类的浩劫的话,她不会去做的。

  “是真的,现在人界的防护罩已经出现倾斜,如果不能及时把王者之翼带回中国的话,那么人界很快就会遭此浩劫了。”司马宇皇向她点头说道,他已经预测出来人界即将遭难,所以才会尽快赶来英国助侄子一臂之力。

  “如果我放弃争夺王者之翼,你们能不能保证我的族人会平安无事?”叶赫雪姬动摇了自己的决心,毕竟她不想因为她个人的事情而牵连了全世界的人类,如果真的因为她的争夺使得人界遭难,那么她就是万死也不能谢罪了。

  “当然,我们可以保证,只要王者之翼顺利的回到中国去,你的族人就不会有事,如果你想尽一分心力的话,你就和我们一起护送王者之翼吧!”夏兰星知道儿子爱她,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相见,如果她能和他们一起走的话,儿子的心思就会集中一点。

  “好的,我相信你们,我和你们一道走。”叶赫雪姬决定信任他们,所以便放弃了争夺王者之翼的念头;父亲已经是一个快要成魔的人了,他根本靠近不了王者之翼,所以即使她真的把王者之翼带回去给他,他也不能保护族人了,更有可能的是,他会因为靠近王者之翼而被它所伤,到时候搞不好就是灰飞湮灭了。

  “那太好了,雪姬,这样我们就可以不用分开了。”司马卿听到她所作的决定非常高兴,他知道如果雪姬真的要争夺王者之翼肯定会让他们反目成仇,届时即使守护好了人界的防护罩他也不会开心了,因为他们曾经那么相爱,却要因为各自的使命成为仇人,那种滋味肯定很难受。

  “嗯,我也这么觉得。”叶赫雪姬点头说道,她知道她一定无法抢夺到王者之翼的,因为司马卿的父母异能都在125级以上,还有他的伯父司马宇皇也是一个异能级别在130级的大祭师,以及在一旁的呼延凯月和他的宠物们,综合以上种种,她的胜算是零,而她之所以要争夺王者之翼是因为族人的安危,既然他们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那么她也就没有必要去争夺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

  “呵呵……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王者之翼注定要成为我的了。”这时,在教堂的天花板上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笑声,众人闻声抬头一看,是一个非常艳丽的女人,一头火红的秀发狂野的披在肩上,立体的五官一看就是外国人的血统,一双美丽的湖绿色眼眸,身材凹凸有致;此时的她正坐在一个特别的银铃上面,看来是她的交通工具。

  “你是谁?”呼延凯月谨慎的看着她,他看得出来这是魔族的王族成员,因为她那一双眼睛是魔王特有的湖绿色,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我是谁?这个问题很深奥,不过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吧?”凯蒂丝.亚蕾德是魔王的二女儿,他们兄妹四个说好了要比赛谁先得到王者之翼,然后顺便把它的力量转化成可以助他们修炼高深魔法的能量,谁先得到算谁赢,那这一份能量便独归个人所用,其他人不可以分一杯羹。

  虽然他们的力量已经很强了,可是王者之翼是上面那个满口“信我者,得永生”的老头的东西,拿来玩一玩也没有什么不好,可以顺便气一下他,看他是不是还认为自己是万能的神;所以才会有这一幕出现,先前她的大哥雷欧.亚蕾德是第一个发现王者之翼的下落的,可是因为一时没有注意,被它伤了,虽然不重,可是面子却丢光了,所以便弃权不玩了。

  他们是魔族的王族,魔法已经高的深不可测,所以不害怕神圣的教堂,当然也不害怕耶酥基督,更不会害怕那小小的十字架和圣水了,要不是一时大意,这个王者之翼早就已经是落在大哥的手里了,哪里还轮到小小的异能者找到它,不过他们拿到了也没用,只要有她凯蒂丝.亚蕾德在,这个王者之翼只能落在她手里。

  “你是魔王的女儿凯蒂丝.亚蕾德。”司马宇皇轻易便算出她的身份,魔王有四个儿女,每一个都长的非常好,男的英俊,女的漂亮,可是他们的魔法已经非常高深,为什么还要来凑这个热闹呢?

  “嗯,不错,居然能够精准的说出我的名字,你的能力不错哦!”凯蒂丝.亚蕾德看向那个可以精准说出自己名字的男人,当她看到他英俊的相貌时芳心不由得一颤,28年不曾为任何人动过的心房似乎动了。

  司马宇皇长的确实比较好看,他虽然已经40岁了,可是却没有实际年龄看起来大,顶多就是30出头而已;他一生奉献给自己的家族,从来没有为任何女人动过心,自然也就没有成家,人长得偏向漂亮,在再加上多年修炼的法力让他显得丰神俊美,飘飘似仙,不染尘埃,是一个很容易让女人为他心动的男人。

  “多谢赞美,敢问凯蒂丝小姐此次前来是要抢夺王者之翼吗?”司马宇皇八风不动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觉得有被侵犯的感觉;他知道她在看自己的容貌,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欣赏,可是那也是她的自由,他无权干涉,目前的他只想好好保护好王者之翼,不让她有机可趁。

  “如果你愿意做我的爱人,我可以考虑放过这个东西,怎么样?”凯蒂丝.亚蕾德开玩笑似的说道,她是看上他了,但王者之翼她不会轻易放弃的;她毫不忌讳的说出自己的意图来,因为她是魔女,不会顾忌什么世俗的目光,她一直崇尚爱就要说出来。

  “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真要抢的话,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王者之翼。”司马宇皇承认他有点被吓到,可是平静了40年的心湖不会因为这小小的撩拨而泛起涟漪的,他没有想过要成家,他一心只想着要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家族,直到他老死为止,不过在那之前,他一定会找一个可以接替他的位置的接班人继续守护司马家族的。

  “那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凯蒂丝.亚蕾德见他一副永不妥协的样子,心里想着要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不然他还真以为她怕了他们呢!

  “小卿,保护好王者之翼,其他的就交给我们了。”司马宇文听到她的话之后,赶紧把儿子拉到自己身后保护好,他的异能还太弱,根本不可能是魔女的对手,把儿子安置好之后他随即便摆出应敌的架势。

  “我们也来帮忙。”夏兰星和呼延凯月也纷纷向前,把手捧着王者之翼的司马卿以及异能等级太低的叶赫雪姬护在中间,然后在他们的周围划下一个结界,一般的魔物是无法侵入里面去的,这样他们就可以专心对付凯蒂丝.亚蕾德了。

  “呵呵,你们以为凭你们几个异能者就可以对付我了吗?未免太天真了吧!”凯蒂丝.亚蕾德掩唇娇笑道,他们虽然是等级125以上的异能者,可是要对付她还稍嫌弱了些。

  “能不能对付得了你,要试过才知道。”司马宇皇自己的胜算并不大,可是还有自己的弟弟和弟媳以及呼延凯月和他的宠物,应该说不能赢,也可以打个平手。

  “那好吧,既然你坚持的话,不过你放心,如果待会你们无法打得赢我,我会看在你的面子上留他们一条小命的。”凯蒂丝.亚蕾德娇笑的说道,话音刚落,她已经施展她的魔法向众人攻了过来。

  见状,大家伙赶紧抽出自身的防身武器,开始了一场恶斗!

  只见众人丝毫没有顾忌到这里是一个神圣的教堂,你来我往的,霎时现场一片刀光剑影,个人皆使出浑身解数来化解对方的攻击;每一个人的法力都不尽相同,各有各的的长处,简直就是一个斗法大会!

短篇文章,城管与小贩:要生存,还是要面子_1500字

短篇文章,城管与小贩:要生存,还是要面子_1500字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听说城管与小贩之间的冲突了,就在临武这次事件之前不久,延安城管踩踏一名商户头部引起公愤。除了城管打小贩,还有小贩打城管,6月2日广州传来城管遭小贩殴打的消息,引起社会广泛讨论的夏俊峰案件也是小贩杀死城管的事件。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中,不管起因经过结果,舆论总是绝大多数的偏向小贩,一致声讨城管,导致城管现在几乎已成为一个“人人喊打”的职业。

  双方的矛盾源于小贩的占道经营违反了城市市容管理条例。但是,根据有关调查数据我们发现,这些小贩大多数人都是来自农村,年龄在30岁至50岁之间,除了养活自己外,还要抚育子女、赡养老人,生活负担相当沉重。但另一方面,他们掌握的劳动技术有限,就业难度大,即便能谋到一份工作,收入一般也很微薄,难以支撑整个家庭的开支。对他们很多人来说,摆个小摊就是全家的生活经济来源了。城市的发展是为了让市民生活的更加美好,我们难道要因为城市的市容而不允许这些为我们生活带来了许多便利的小贩们,通过自食其力的劳动来为自己和家人赚取一份生活费吗?

  然而把问题的矛头指向城管似乎也并不妥当。应当承认的是,自从城管上街管理后,乱扔果皮纸屑、随意横穿马路、乱堆乱放占道影响交通等行为明显减少。城管作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人员,对城市市容、环境、秩序等方面的管理起到了一定作用,为良好的城市环境做出了贡献。他们管理小贩的占道经营行为,也是基于自身的职责要求,是为了维护城市的卫生、交通、市容环境,是为了给市民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

  城管与小贩之间城市的“面子”与小贩的“生存”之间的矛盾似乎成了一个两难问题。但参照国外经验,似乎鲜少见到城管与市民之间的激烈矛盾冲突。对于流动商贩,在韩国,只要小贩不影响他人的正常生活和起码的社会秩序,并约束自己的行为,政府默许他们经营;在法国,只要小贩不扰乱社会秩序、不影响交通,对小贩以教育、劝阻为主,即使将摊贩带走也不没收财物;而在新加坡,小贩被集中到小贩中心集中管理,政府将摊位廉价租给摊贩,并专门有一批人负责摊位食品卫生稽查工作。中国的一些城市也开始借鉴并探索创新了一些新的城市管理模式:南京市颁布《南京市市容管理条例》,不再对路边摆摊设点一味“赶尽杀绝”,而将实行“有限度”的开禁,在居民社区附近允许部分流动商贩经营,以方便居民日常生活;,中山市在全市24个镇区设置了上千个临时摆卖点,并且参照香港的做法,清楚地界定了城管执法和警察之间的权责界限,城管执法人员“不允许和对方发生肢体碰撞”。越来越多的城市正在努力平衡着城市市容市貌与小贩生存权之间的矛盾。

  数以千计的人在人行道和大街上售卖食物,完全不管理,将会出现交通、卫生和其他问题,结果是街道垃圾成堆,造成堵塞,腐烂的食物散发出恶臭异味,四处凌乱污秽不堪。但要管理好这些小贩又不至引发矛盾冲突,城管需要从外在行为和内在理念两个方面着手转变。外在行为上,需要规范执法行为,文明执法,坚决杜绝暴力执法行为,避免“城管打人”的现象出现。其次,内在理念的转变。这是最为关键最重要的,城管执法人员要一改从前的盛气凌人的管理者心态,从为城市服务,为市民服务的心态出发,为市民考虑,为小贩着想。只有理念转变,从管理者转为服务者,才能真正约束好自身执法行为,减少城市管理执法活动中的矛盾冲突,缓和与小贩之间的关系。当然,小贩也要注意维护城市环境卫生、交通、秩序,尽量配合执法者的合理要求。只有共同努力,相互理解,城市才会更有秩序,更和谐。

  贩夫走卒,引车卖浆,是古已有之的正当行业。要处理好“生存”与“面子”的两难关系,首先要承认小贩存在的合理性,再从服务城市的角度对其进行合理管理。因为,城市的存在与发展是为了让人民更幸福,而不是更困苦。

一年级:贺湘昆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永建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oodaword.com/43638.html
永建美文网

作者: 永建美文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澳客彩票网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