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版,机会青睐“第一排”,浮生何处不江湖(第一章 三教九流作兄弟,天之骄子玩激情)

北师大版,机会青睐“第一排”  大学毕业后,我到这家单位上班,正值单位扩充,进来不少新员工,我也是其中之一。大家都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很激烈。    工作不…

北师大版,机会青睐“第一排”

北师大版,机会青睐“第一排”

  大学毕业后,我到这家单位上班,正值单位扩充,进来不少新员工,我也是其中之一。大家都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很激烈。    工作不久,我就被领导点名独立承担一个项目。领导开会说起新员工时,总点名夸奖我。同事私下都猜测领导是我的亲戚,要不然怎么对我这么关照。    领导当然不是我的亲戚。我心里也纳闷,领导为什么那么注意我呢?说实话,在这批新员工中,重点大学毕业的有好几个,我只有一个三流大学的本科文凭,领导没有理由对我这么器重啊!    带着这个疑问,我加倍努力工作,不久就成了新员工中的佼佼者。由于成绩突出,领导决定把我调到更重要的部门工作。在欢送会上,我忍不住问领导,如此普通的我为什么能得到您的诸多关照?没想到领导却说,他并未关照我,我的成绩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他说,单位军训时他就注意到了我。    刚进单位时,新员工要参加军训。当时教官让我们按高矮排队,我大概看了一下大家的身高,估计自己能排第五。可没想到大家都很害羞,拼命往后站,尤其是几个高个子男同学扭扭捏捏的,教官怎么拉都拉不过来,这样一来我这个个头并不高的人就排在了第一位。这一切,领导正好看在眼里,他认为大方的人必成大器。    然后就是严格的军训。站在后面的同事可以偷懒,我在第一排第一个,根本没有偷懒的机会,而且每次教官需要人帮忙的时候都会直接点我,这样我的名字就成了第一个被教官和领导记住的名字。虽然军训的时间不长,我却给领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站在第一排。在职场中,“被人记住”就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    领导最后告诉我,你已迈出了第一步,但“第一排”的优势你已用完,以后能否取得成功,那将是你更大的挑战。务必切记,只有勇于表现的人才能取得成功。

浮生何处不江湖(第一章 三教九流作兄弟,天之骄子玩激情)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看着洪浪滚滚的嘉陵江,我的心有点悸动,干了这么多不是人的勾当,没准哪天就被浑浊的江水带走。就在昨晚,我睡了一个高中妹。不对,确切地说应该是大学生,因为今年她考的不错,上个好点的二本院校没有问题。她肌肤香嫩,每一寸都被我油滑的大嘴啃了一遍。  勾上那个大学生,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她吃德克士的时候给她送了一块鸡腿,晚上请她到KTV里干嚎了一会儿,然后就去了日泰宾馆。  这几天猪肥膘把我看的有点紧,因为我最近经常假出差之名不上班。猪肥膘是我“就职”(说就业更他妈贴身)的破公司的老板,公司主要业务是生产乳化炸药,我是销售部门经理兼销售员。跟我一个部门的女人是猪肥膘的姘头,她是猪肥膘戳在我裆里的管家婆,防止老子买私货、不入账,盯得跟鸡贼似的。就她那只知道男人下头,不知道男人上头的人,只欠我插她了,等时机成熟了,一定要她拜倒在老子雄壮之下,不讨饶不放过。  这几天心情不大好,所以经常不上班。原因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侃到的女人,居然要我买房结婚。说实话,她这要求真不算高,跟要求我一晚来十炮差不多。再寻思,老子三代农民世家,到我这代好不容易混了个大学,回去种地的可能性就像母驴发春啃人一样大。我这个没有背景只有背影的人,除了“背着三把刀”抢银行发家致富外,没有别的述效发财之道。她居然要我买房,呵呵,不知道她脑残,还是上面那张嘴和下面那张“嘴”一样不把风,想出就出,想进就进。  猪肥膘虽然是个鹌鹑腿上割精肉的角色,但为人还算耿直,要不是这一点,老子早把他生产的劣质炸药给送质监部门去了。耿直在于嫖妓不忘拉上一伙人为其“撑腰子壮阳”,我们这些精壮汉子就有出去解渴释饥的机会,其他的就比操他女人还他妈难了。不是他女人高不可攀,而是一般男人都“难以下屌”。猪肥膘叫马尚清,操!这样飘渺的名字他能都有,也算他爹妈有崇高的理想。骚包的名字和他的长相简直就是一个绝妙的讽刺。瘦马行千里,独自好清风。他长得肥头大耳,脸像一个盆儿似的。那两撮眉毛,如同狠狠插在地上的毛笔。那双眼睛,从来就没睁开过,即便是见了钱,也就是猪桃子那么大的眼袋抖动几下。那块鼻子,估计落草的时候,磕在尿桶子沿上了,在肥滚滚的脸上,呈凹陷状。那张奶水吃多了的嘴,永远是油光水滑的香肠状。脖子以下部分,一想就知道是个啥玩意儿了。猪肥膘从一个杀猪匠成为老总,可谓是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的跃进,但再变也离不开跟老油打交道的老本行。乳化炸药嘛,也是油脂。这泼贼,生产的炸药,大多数不用雷管引爆,用榔头敲几十下就他妈能炸开,貌似和乳化没多大关系。  “喂!江南,今晚我要……”大学生又想挨毬了。老子昨晚上过五关斩六将,累得跟孙子似的。  “蓉蓉,我今晚有事,改天陪你……”一叫她的名字,我就想起她那苍翠的温滑之地了。  “南南,我的乖宝宝,就陪陪姐吧,姐寂寞啊!”听她如此荡人的浪声,我蔫巴的萝卜不由得抽了几下。  “我今天真的有事,老总叫我陪陪几个客户。”我他妈撒谎也真没水平,还不如说大姨妈来了不方便呢。  “那我和你一起去陪客户吧。”她嗲声嗲气地不依不饶。  “你去……呵呵,你不怕他们把你给轮了啊!”我说这话心里一点压力和负罪感都没有,因为我昨晚的感觉很“空虚”,硕大的萝卜如同掉在井里了。  “呸……不要脸的骚驴子。你说姐是鸡啊!姐虽然……但是姐还有分寸的。”我知道“虽然“后面那个词是“阅人无数”。  “好了,要不我晚点陪你……还是老地方。”我扯不出来,在她那里。  “不好,到我家,我妈出去旅游去了……”开门揖盗的作风不知道从哪年就在她幼小的心灵上根深蒂固了啊。  “你老爸呢,不要被他逮住了。”我无不担心,毕竟做贼心虚。  “别提他……”她猛然挂断电话。  我继续在滨江路上游走,麻辣空间的火锅味道香飘四溢,一群群脑满肠肥的家伙鱼贯而行地进去大肆饕餮。此刻我想起了去年酒后在潲水桶里撒尿时的事。那晚我和公安局几个“除苞安良”(除去少女花苞,安慰良家妇女)的“侠士”喝得烂醉,情急之下,便跑到火锅店后门,对着一只潲水桶就狂浇。当我气贯长虹的时候,收潲水的老头贼笑着说,反正都还是你们吃,多屙点,别浪费。老子一听,兜胃翻肠第吐了出来,就在这截骨眼儿上,他居然用潲水桶来接,我当场就疯了。  我给黄珊打了个电话,问她找到有房有车的男人没有,她说快了,就差进一步接触了。我那颗嫉妒羡慕恨的心就像长了刺一样,疼我闪腰杆。我说“就差进”了吧,说后一阵卑劣的狂笑。她似怒还羞地骂我是个骚棒,还叫我死远点。看来她对我还是有情有爱的,不然怎么知道我是个骚棒。  一个人逛着,真不知干啥,去花市街吧,操!还得留住点弹药去攻克温滑之地呢。离发起总攻的时间还有点了早,为了提高士气,便邀约了几个烂人出来喝酒。  “你虾子,最近跑哪去了,你卖那歪炸药难不成还出口了。”哈成问我。哈成这贼厮,一看名字就是个回族佬,现在检察院工作,在什么反什么局工作,反正他说很多次,老子就是记不住。  “就那榔头都能敲爆的东西还出口,我看给女人当胡萝卜都危险。”殷檫很关心女人下半身的安危。殷檫是个教师,我和他认识是在一次酒场合上。那厮喝酒英勇豪壮,来者不拒。我在他身上从来就没看出人民教师的光辉形象,偷香窃玉的贼眉鼠眼倒比较突出。我们经常拷问他:你把班里的花朵掐了多少。他每次都抵死不认,颇有当年革命志士的那份坚贞不屈。我曾“威胁”他,要是不招供,便放几箱炸药到你家门口,让他踩着炮仗上班。他还是不承认,所以每次想灌他的时候,就用这茬儿挤兑他。殷檫这富有动感的名字,渐渐地被我们叫成了“硬插”,生硬的插入之意。  “我就在想,能敲爆的炸药还敢生产,哪天把你娃鸡巴炸灰,那就是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的一件功德。”这“H”“F”不分的厮在国土局上班,老子找他帮忙销点炸药,他弄死不从,说给他好处,他便掏出几个散碎银子在那里飞晃,高声喧哗,老子是缺钱的人吗?第一次看到他这举动,用他的话说,老子轰(疯)了。这土灰机叫缪德泉,由于在国土腐败,又“H”“F”不分,所以大家送了个“土灰机”的雅号。  “叫绷子过来,他说他老婆这几天调到‘阴天’模式了,怕惹晦气,就不敢出来了。”我给他三个厮解释缺席的那个烂人没来的原因。绷子是我们这个五个当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结婚最早的一个,同时也是长的人模人样的一个。估计这厮长的比较爽嫩可口,所以她媳妇在刚达法定婚龄之时就把他彻底啖了下去,以免“日后”生变,其实两口子在过家家的年月就已在“卿卿我我”、“唧唧哇哇”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硬插和哈成说要去办点事。我估计俩厮这会儿正躺在女人肚子上吹泡泡呢。土灰机还和我大杯海碗,饮牛一般死磕,貌似非得把我弄翻。看他这“女盗男娼”的媚态,想跟我好搞点啥似的。老子真的想炸落这只苍蝇,不为别的,就为不帮我销炸药。这狗日的,在国土局,那么多开发商、开矿商,几个不用炸药,顺水人情都不送我一个,尽给老子装清廉。  “都这晚了,你还不来啊。”蓉蓉在电话里迫不及待地召唤我。  “快了,把地址发我手机上,我好‘按图索骥’啊!”酒后冲动易乱性,我性正浓。  “你个贱人,你不是把女人弄去拱手让人了吗?难不成又上手了一个无知少女。”土灰机赞扬与羡慕我之情是无法用埋汰的话语所能掩盖的。我宠辱不惊,继续和拥有战略高地的蓉蓉打情骂俏,大过嘴瘾。  “我饿,你来的时候给我带点好吃,还是带块鸡腿吧!”她很念旧,但我不是她的旧货。  “没鸡腿,哥给你带根香肠,把你小嘴巴喂饱。”说到这里,我也觉得我真不是个人,更不是神,而是属于第三类的倭国艺术家。  “我实在听不下去你们的男盗女娼了,我走了。”大概土灰机酒后性无能,只有纯洁自己一番。其实他知道我要去攻城拔寨,免得打搅我,洋装愤然而去。  我去买单,钱已经付了。根据轮转秩序,这次应该是土飞机付的。即便轮不到他,那两个厮今晚也不会付账,他们省钱玩女人去了。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永建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oodaword.com/43611.html
永建美文网

作者: 永建美文网

  • 评论列表:
  •  访客
      02-17 22:38  回复
  • 牛郎和织女的故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澳客彩票网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