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池横散文(85----100)晚霞红艳在我心,凌迟(第十篇)

v  我的脚印随风涛,拍击荒野,亲吻潇洒的绿荫,在深谷的岁月里独自闲逛。岁月把我一个个幻想拿出来嘶吼风的皱褶,然后塞进我耳朵里,覆盖墓碑的冤诉,把朽烂的欢乐,奏…

【原创】池横散文(85----100)晚霞红艳在我心

v

  我的脚印随风涛,拍击荒野,亲吻潇洒的绿荫,在深谷的岁月里独自闲逛。岁月把我一个个幻想拿出来嘶吼风的皱褶,然后塞进我耳朵里,覆盖墓碑的冤诉,把朽烂的欢乐,奏响在地球的胸脯上。一番奇怪景象,落满了残风捕捉枯叶飘出来的美丽的肉搏,欢腾的爆笑,兴奋的笑容,潜伏着狂野嘲笑后,挥洒出来的艳丽景色。我拉着风咒骂松柏巨大的神力,挤破了时间的框架。狂野的风,漂移冷漠,树梢相互碰撞,发出怪响。柳林呼唤,发威的河流翻腾的水花,溢出河床向东奔流。一阵风刮过,粗喊的奔跑声,紧紧搂着敲响的时间,打开一片天云,寻找快乐的眼神来润色,我冷漠的脚只能依赖喘息的时间停下。

  

  寂静在延伸喂饱的视野,微光像雄鹰盘旋飞翔,鸟眼在审视我的外貌,气流冲刷稀薄的雾气,叠浪的金嗓和鸣蝉擂台歌声,在森林中继续发酵,消磨光阴的寂寞。鸟儿丰满的音乐,唱响大千世界。美妙的歌曲搅拌昨夜星空,像踏上金镫奔驰的野兽,随寒光歌唱。碧波弥漫的雄歌,歌声浪尖优美的音调和飘落的炊烟混合,慢慢升温,山脊朗朗的大笑声,从高高的灼热处,涌来耀眼的光芒,把寂寞踪影升空。

  

  我从残风口出境,风景像天幔迎着大道拉开,四周冷风猖狂,触摸我衣服里的风,蛮横无理的奔跑,时光在梦幻中辉煌,百灵鸟飞舞,苍穹的微光钻进漆黑的水溪涧,覆盖阴影。风儿追逐逃离死亡的洪流掀起巨浪,无穷的天光穿过消逝的时间,静静往返在残余闪光的人脸上。悲怆的河水,嚎啕中四处逃离忧伤,疯狂扺达泛滥的家园,梦幻踏着岁月和虚伪生活中静静流淌的风云和彩虹,在这个虚似的世界中辉煌。昨晚月光散步的阴影,追逐池塘的水波,水花会把月亮的倒影叠起平放,追逐逝去的沉默,熟悉的景象推动寂寞生命。

  

  飞翅在树桠上筑巢,雄鹰翱翔的彩影与光组合,钻进逃散的空间,继续鞭笞雷雨的杰作。我无法抗拒光阴似箭,一抺清醒的愁云,昨夜的诗篇,磨灭不了纯音之作,飞飘到他傲慢的脸上,像鲜花在风中低语,飞吻羞怯小鸟的阴影,在乞求中追随斯文微笑。饥渴寻找美词,飒飒低语。人生春天在悔恨默默无言的幽灵,降落的绚丽色彩和金灿的夕阳说声再见,发出不和谐的声音,逝去踪影,太阳沉落,时间撕裂太阳核,一天时间在眼前消逝。

  

  智慧漂荡的远处,雷雨轰鸣声统覇四季,火焰掠过头顶,悄然伸出一双温柔的手,欺骗降生希望的生命。我找了块干净处,低声喊叫无边无际的太空,你可以重建一个天边无际的宇宙,折腾太阳灿烂的光芒,抺掉我窗口的星迹。静谧红艳在我心中一阵战粟,我踏着难忘的岁月,硬闯进生根的光年,欠下大笔债务,丢掉沉醉的世界。上帝从胸房里涌出热血,托着心灵远航。不离开我身边的再见荣耀,换来两鬓斑白,祝福语继续上升,单调的血统不知疲倦,欲望不停的腾跃,漂泊不定梦幻,不知疲倦的玷污榜样型高尚的人脸。

  

  晚霞,涂上夕阳梦幻的殷红,洒落在富裕的广场上,红艳抹去冰冷石头上人的足迹。晚风飒飒,总想节省风歌的流量,滋养心肺,延续辛酸。摇摆的钟砣,像篝火摇晃的火苗,在渗漏虚假的光芒。

  

  

  我的脚印随风涛,拍击荒野,亲吻潇洒的绿荫,在深谷的岁月里独自闲逛。岁月把我一个个幻想拿出来嘶吼风的皱褶,然后塞进我耳朵里,覆盖墓碑的冤诉,把朽烂的欢乐,奏响在地球的胸脯上。一番奇怪景象,落满了残风捕捉枯叶飘出来的美丽的肉搏,欢腾的爆笑,兴奋的笑容,潜伏着狂野嘲笑后,挥洒出来的艳丽景色。我拉着风咒骂松柏巨大的神力,挤破了时间的框架。狂野的风,漂移冷漠,树梢相互碰撞,发出怪响。柳林呼唤,发威的河流翻腾的水花,溢出河床向东奔流。一阵风刮过,粗喊的奔跑声,紧紧搂着敲响的时间,打开一片天云,寻找快乐的眼神来润色,我冷漠的脚只能依赖喘息的时间停下。

  

  寂静在延伸喂饱的视野,微光像雄鹰盘旋飞翔,鸟眼在审视我的外貌,气流冲刷稀薄的雾气,叠浪的金嗓和鸣蝉擂台歌声,在森林中继续发酵,消磨光阴的寂寞。鸟儿丰满的音乐,唱响大千世界。美妙的歌曲搅拌昨夜星空,像踏上金镫奔驰的野兽,随寒光歌唱。碧波弥漫的雄歌,歌声浪尖优美的音调和飘落的炊烟混合,慢慢升温,山脊朗朗的大笑声,从高高的灼热处,涌来耀眼的光芒,把寂寞踪影升空。

  

  我从残风口出境,风景像天幔迎着大道拉开,四周冷风猖狂,触摸我衣服里的风,蛮横无理的奔跑,时光在梦幻中辉煌,百灵鸟飞舞,苍穹的微光钻进漆黑的水溪涧,覆盖阴影。风儿追逐逃离死亡的洪流掀起巨浪,无穷的天光穿过消逝的时间,静静往返在残余闪光的人脸上。悲怆的河水,嚎啕中四处逃离忧伤,疯狂扺达泛滥的家园,梦幻踏着岁月和虚伪生活中静静流淌的风云和彩虹,在这个虚似的世界中辉煌。昨晚月光散步的阴影,追逐池塘的水波,水花会把月亮的倒影叠起平放,追逐逝去的沉默,熟悉的景象推动寂寞生命。

  

  飞翅在树桠上筑巢,雄鹰翱翔的彩影与光组合,钻进逃散的空间,继续鞭笞雷雨的杰作。我无法抗拒光阴似箭,一抺清醒的愁云,昨夜的诗篇,磨灭不了纯音之作,飞飘到他傲慢的脸上,像鲜花在风中低语,飞吻羞怯小鸟的阴影,在乞求中追随斯文微笑。饥渴寻找美词,飒飒低语。人生春天在悔恨默默无言的幽灵,降落的绚丽色彩和金灿的夕阳说声再见,发出不和谐的声音,逝去踪影,太阳沉落,时间撕裂太阳核,一天时间在眼前消逝。

  

  智慧漂荡的远处,雷雨轰鸣声统覇四季,火焰掠过头顶,悄然伸出一双温柔的手,欺骗降生希望的生命。我找了块干净处,低声喊叫无边无际的太空,你可以重建一个天边无际的宇宙,折腾太阳灿烂的光芒,抺掉我窗口的星迹。静谧红艳在我心中一阵战粟,我踏着难忘的岁月,硬闯进生根的光年,欠下大笔债务,丢掉沉醉的世界。上帝从胸房里涌出热血,托着心灵远航。不离开我身边的再见荣耀,换来两鬓斑白,祝福语继续上升,单调的血统不知疲倦,欲望不停的腾跃,漂泊不定梦幻,不知疲倦的玷污榜样型高尚的人脸。

  

  晚霞,涂上夕阳梦幻的殷红,洒落在富裕的广场上,红艳抹去冰冷石头上人的足迹。晚风飒飒,总想节省风歌的流量,滋养心肺,延续辛酸。摇摆的钟砣,像篝火摇晃的火苗,在渗漏虚假的光芒。

  

  

凌迟(第十篇)

  二零零六年六月初,我们那一届集体离开了学校,我正式加入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和阿洛两口子每月都有一起吃顿饭,我和蒙克则是每周末两天都要视频,有时候我们什么都聊,有时候我们什么都不说,要么静静地盯着对方看,要么各自做各自的事,就那么开着视频。后来他说他可能不来北京上学了,他要定期回医院检查,我说听妈妈话才是乖宝宝。我真的不想再让他回来了,我总梦见我枕在他胸口听他砰砰的心跳声,梦里出现那个人有时候是他,有时候会突然变成几年前说我像永泽的那个疯子。我害怕了,我害怕蒙克也突然蒸发。我想只要他的心跳一直都那么有力,在不在北京已经不重要了。  三个月试用期过后,我正式成了这家公司的员工。其实我并不喜欢这家公司,这是一家彻头彻尾的家族式企业,领导阶层是一个完整的暴发户家庭。董事长是富一代,白手起家,已经快七十岁,很少在公司露面,公司基本上由董事长四十多岁的总经理儿子经营,那是一个虚荣粗俗的富二代,有一次国外客户来访,请客户吃饭的时候发现不想加班的国际市场部员工早已溜光。我当时还是新人,不懂得这个逃生技巧,刚走到大厅就被行政总监火急火燎的追了回来。席间,总经理摆出一副国家领导人的派头让我对老外翻译说欢迎客人在方便的时候再次访问。行政总监是总经理的表妹,那是一个每天装腔作势却又不干实事的粗俗拜金女。财务总监是总经理的表姐,一个眼高于顶的中年女人,人称灭绝师太,其手下一黑一白两个胖女人是财政部的两个小头目,人称黑白无常。我所在的市场部经理是总经理的姐夫,一个只会在酒桌上搞定一切的文盲,之所以这么叫他是因为有一次他一本正经在市场部的外语部办公区域大张声势地宣布上班时间不准在电脑上使用聊天工具,尤其是你们国际市场部。这时候一个直性子的资深员工高声说,经理,我们的客户都在南半球呢,我们不用网络聊天工具联系该用什么呀?经理不置可否,悻悻离去,事后有人说那是因为他英文中只认识26个字母,看不懂你们这些纯英文聊天的人是否真的是在和客户沟通。以此类推,但凡是能称得上一官半职的都是总经理家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杆子打的着的亲戚。一个在公司效力了十几年的普通员工戏称:你几时见过公司开董事会?不需要!吃年夜饭的时候捎带着就总结了。这些龙子龙孙里面有我最讨厌的行政经理老邱,不知道他是总经理第几杆子打出来的亲人,反正是每天在那几个大领导面前永远是一副点头哈腰的狗腿子德行,转身面对员工时就秒变仗人势的恶狗,他是直接管员工福利的,几乎被每一个员工深恶痛绝,因为他最爱干的事就是用各种名目克扣员工各种福利借以来讨好大领导。他的办公桌位于员工区域的和领导办公室的中间地带的一个角落里,类似于鬼子的碉堡或者监狱的那个能监视一切犯人动向的那个炮楼,他的贼眉鼠眼就像是一挺机枪,随时准备向犯人扫射。然而,不管我有多讨厌他,我都得留下来,因为我要生存下去,生存就意味着要忍着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一切。  几个月下来我对手上的业务已经熟稔,除了完成领导每天交代的任务之外,我周六日有时候会主动要求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加班。我不想闲下来,我不想一个人待在住处,那里陌生而又吵闹,那里不是家。我也不想一个人在京城里四处逛,蒙克曾经和我几乎逛遍了整个京城,到处是熟悉的场景,那样会陷入无限的回忆循环。有时候甚至会连阿洛两口子都不想见,他们身上也有关于他的片段。阿洛起初以为我怕当电灯泡,就当着面瞪向石岩,石岩已是阿洛的奴隶,奴隶对与女主人的怒视显出一脸的无辜。我说我得加班,我想升职。其实,我完全没有升职的可能,市场部里有的是呆了十几年的老员工,他们都没能打入那个裙带关系网,何况我这个职场新人。除非……除非某个领导家里有又丑又胖的千金看上了我,招我为驸马。NO!我宁愿加班也不要加入他们的年夜饭队伍。  我的住处对我来说只是个下班睡觉的地方,是一个很小的两居,我住次卧。住在主卧室的是一对发情期的情侣。那对奇葩几乎每晚都要大战三百回合,战争大约晚上十一点开始,十二点前结束。不是我非要偷听,我没那爱好,是我不得不听,旧楼的房门根本不隔音,那边房间里放个屁这边都能听得见,何况是持续那么久男女高音合唱。后来我实在没办法,买了一对耳塞,海绵的,塞进耳朵之后并不能完全屏蔽战场的厮杀声,但是可以把声音隔离的很远很远,这样一来高音合唱听起来像是从遥远的旷野飘过来的柔腻的歌剧声,我从小看不懂歌剧,从不明白明明可以一句话就讲清的事干嘛非要唱半天,我对听不懂的声音不感兴趣,我听不感兴趣的声音不会和它产生共鸣,于是,睡意袭来。当然,偶尔也有意外发生,海绵质的耳塞弹性十足,有时候会自动从耳朵里弹出,往往发生在战争快要结束的时候,交战双方筋疲力尽,女的声嘶力竭地求饶,男的也发出精尽人亡的惨叫,瞬间陷入一片不真实的安静之中。这种时候,我得赶在男的鸣金收兵之前赶紧去卫生间上个厕所,迟了就会有尴尬局面发生。有一次是我上完厕所从卫生间出来,迎面遇上一丝不挂的男人过来洗澡。哦,不对,不能算是一丝不挂,有时候是一只橡胶套子挂在男人还未完全疲软的XX上。他是来看看卫生间里有没有人,之后才回去叫上女人一起洗澡。他觉得自己的裸体和我的大同小异,是公家的,即便被恰巧在卫生间里的我看见也不算什么损失,媳妇的肉是私人的,只能他自己看,所以自己先出来探路来了。我有时候真的很想对他们说,你裸着出来之前能不能先问一下我想不想看你呢?你强奸完了我的耳朵就不能放我的眼睛一条生路吗?我的整个2006的下半年就是在这样的战场边缘度过的。紧接着到来的2007,我自己也加入战团,主动与被动地沦为了战争的灰烬,从此万劫不复。  (小番外补上)在那个小花园里的EnglishCorner曾经上演过到现在我也没能忘了的一幕。有一天早上的早读时间,杨树上飞落下一大一小两只喜鹊,大喜鹊似乎很想亲近喜鹊,小喜鹊却一味的躲闪,只一会儿大喜鹊就恼了,发了狠用尖喙使劲啄小喜鹊的脖子,两鸟的体型相差悬殊,不几下小喜鹊就被啄的花羽纷飞,我和蒙克看不过,各自从花坛里捡了一块圆石头就想往大喜鹊砸过去,刚要扔,蒙克拦住我说:“先不要,你看!”话音刚落,隔壁的杨树上又冲过来一只小喜鹊挡在受了伤的小喜鹊前面,疯了似的啄向大喜鹊,受了伤的小喜鹊借机振翅飞到了远处的一棵大杨树上。这个时候,后来的那只小喜鹊也被大喜鹊啄的败下阵来,我再度扬手欲把手里的石块儿砸向大喜鹊,还没等我出手,飞远了的那只小喜鹊急速飞了回来,并肩站在小伙伴身边合力迎敌,等它们再度败下阵来的时候,我和蒙克忍无可忍,不约而同把手里的石头往大喜鹊砸了过去。大喜鹊受惊飞逃,两只小喜鹊也趁机往相反的方向飞去。我和蒙克相视一笑,阿洛问我们说:“我们干涉了它们鸟界的事,会不会受罚呀?”蒙克说:“我们要是不插手,才会受罚,自己罚自己。”我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句话:鸟犹如此,人岂不若!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永建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oodaword.com/43525.html
永建美文网

作者: 永建美文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澳客彩票网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东方玄幻小说完本>| <天天棋牌>| <飞卢小说网>| <无广告无弹窗小说网>| <斗牛棋牌>| <完美世界小说txt下载>| <免费完结言情小说>| <有声小说打包下载>| <完美世界小说最新>| <有声小说打包下载>| <天天棋牌>| <小说阅读网青春校园版>| <波克棋牌>| <斗牛棋牌>| <已完结免费小说阅读网>| <完美世界最新章节>| <校园全能高手小说>| <女尊穿越小说np>| <完美世界手机阅读>| <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exo小说阅读网超能力>| <波克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