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诚信的名言

大槐树,唯美爱情句子:心间本没有距离,只是回眸相对

文远征躺在被窝里,想着那天景花说的话,有本事你来娶我,你能有点出息吗?在你看来钱就是一切吗?想着想着,远征他妈就叫他:“快来吃饭,让人死等,这孩子和你那死鬼老爹…

大槐树

文远征躺在被窝里,想着那天景花说的话,有本事你来娶我,你能有点出息吗?在你看来钱就是一切吗?想着想着,远征他妈就叫他:“快来吃饭,让人死等,这孩子和你那死鬼老爹一个德行”。文远征皱了皱眉头,无奈地回应了一声,就翻了起来。

桌上有两个碗里面是白开水,中间有一个碟子,里面是远征妈在秋天时腌制的山葱。说到山葱,大西北,尤其是河西这一块,那可有讲究了。要么剁成泥当佐料吃干饭,要么包菜盒子,或者就是腌制,在大冬天农村吃不到绿色的时候尝鲜。

“妈,给我点馒头”,文远征咧着嘴,好像这饭里面有煤油一样,嗲着嘴道:“吃这点也不饱啊”。文大娘叹了口气:“孩子,咱家情况也不好,自从你爹死后,就咱三人,现在你弟又在念书,也得用钱啊”。

一边说着,一边在里屋的大缸里取出了馒头。虽说是馒头,那也是在秋季蒸的,为防止发毛,耐储存,就在出笼不久后晾在外面,蒸干水,或者将它冻硬后储存在缸里,以备过冬之用。

说着说着文大娘被自己给惹哭了,怕儿子多想,又哽咽着把泪咽了下去,深吸了一口气,补了一句:“你是家里老大,忍着点”。

文远征也知道老母亲的痛处,明白家里的处境,就啥话都没说,接着啃那又干又硬馒头。

吃完就破门而出了,踏着外面的积雪,文远征按照约定来到了大槐树下,剁着脚,哼着小调,想着自己和景花的事:昨天景花就是在这给自己警钟的,老王家家庭不错,很有钱,他家儿子又看上了景花,虽说有点呆,但毕竟有钱,现在这年头人有时为了生活,啥事都做得出来。不过我可不怕,因为景花喜欢的人是我,昨儿个还让我今天在这等她哪。想着想着自己就乐了。

不料,笑声让路过的老王听到了,真是冤家路窄啊!这老王也是个大嘴叉子,仗着自己家有钱,就想在这笑话一下文远征,以报儿子在情场上的失意。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老文家,还想追人景花,花儿可是我们家王护臣先看上的”,耸了耸肩又接着说:“花儿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要到有钱人家去的,你家自己都吃不饱,还想养别人啊,花看得上你嘛”。

远征瞪大了眼睛准备和老王头大脑一番,可没等开口花就来了。

“看得上”,这一声把这两人吓得一哆嗦,两人向景花的方向转过头。景花站在远征旁边,搂着远征的胳膊撅一个嘴,大概是想让老王头看到吧。

景花知道老王家有钱就觉得啥都不怕,还想追自己,气就不大一出来。

说:“文哥家穷和你有关系吗?再说了我就喜欢文哥,你家那二楞子我才看不上那,哼”。说着就给了老王头一个颜色。

要说这“二愣子”,那可有说头了,王护臣刚生下来就有小儿麻痹症,这老王一家可没少忙活,一天净忙的是求医,问药。好不容易治好了吧,还捞一后遗症,看上去呆傻呆傻的,而且脑子也不大好使,反应总是比别人慢半拍。理解力也不好,别人笑的时候他在哪望着,别人笑完了,他又更个傻逼似的在那补笑。就因为这个王老头觉得没面子,想生一个吧,自己岁数也到了,生不了。本生自己生护臣时岁数也比较大,现在自个家里就只有这一个儿子,老大是个丫头,这也早嫁出去了。所以自己比较埋怨,生气的时候就骂这个傻儿子,呆愣子,又因其排行老二,所以都叫王护臣为二楞子。

看这这么个小丫头这么笑话自己,老王头受不了了,背个手就往家里走,走几步还要往回指:“你个小丫头片子,跟着他老文家,你就等着往死里饿吧”。

这花哪是省油的灯,也跟着骂:“我愿意,穷我愿意,就是饿死我也愿意”。王老头看着没戏,捞不着便宜索性就回家了,倒把这边的小情侣给搞乐了。

文远征喜欢的就是这种伶牙俐齿的小女孩,刚刚看着花在那为自己大大动手,心里别提有多美了。远征暗自里发誓:我一定要娶花过门,我要好好挣钱,给花一个温暖的家,将来我在田里劳累,她在就在家做饭,养娃。身边的花在远熙眼中就像春天牡丹,夏天的荷花,秋天的雏菊,阵阵的清香从景花的身上吹如远征的鼻子里,远征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个难得的二人世界。

他们两从小就在一个村子里,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小时候只是孩子那会,看到他们这么甜蜜,景花家里的人也没咋注意,以为孩子们就是爱玩,没事。谁曾想这一玩就就玩了十七年,前几年前,景家大人觉得这样影响不好,村里人戳脊梁骨,景家在这件事上不是劝景花,就是急着给花物色个对象。老王家有钱,花家情况不景气,老景爷也就不顾那么多了,只为着能养花一辈子,不让这宝贝丫头受苦就行。在老景头看来,其实啥幸福不幸福的就看有没有钱,王家有钱丫头就不受苦,自己也能跟着享点清福,只要不嫁到文家就行,那种家庭,花不得累垮吗?还啥爱不爱,幸福不幸福的。

可这件事景大娘却支持花,她觉得找自己爱的人最重要,老两口经常也因为这事吵起来,有一次景花和远征在大槐树聊天,被村里人看到,在他们面前说了说,这景老头觉得面子下不去,就在那嘀咕。

“这种丫头要着有啥用?早晚有一天,我不得被她气死,哎……”。

景大娘听不下去了,埋怨道:“那时候你不也穷吗?我爹娘说啥了,觉得你人挺好,对我也好就把我嫁了过来。如果我爹娘像你一样,你觉得会看上你吗?”。

老景头很不耐烦地拖拉个脸吼道:“这时代,能一样吗?”说着就出门去了,大概是到老王家去了。

景花和远征也不知聊了多久,早已经走出了村子,这会坐在地梗上,景花按着远征。微风吹拂,此时的二人感觉世界真小,自己真大,微风仿佛在为他们而呼喊。顺着风景花身上的味道在远征看来就越清楚了,如一把魔掌束缚着远征的全部。在荷尔蒙的催促下远征呼吸加粗,心跳加快,花也不知什么时候躺在了远征怀里,远征觉得这无比奇妙,心跳自是快得没有了底线。

“嗯,远征,你的心跳好快啊”景花嗲着嗓子说:“你是不羞了?”,说完抬起了头,深情地看着眼前这个她所爱的男人。

“我爱你”,远征直截了当地说,之后就一直瞅着,看着眼前的少女,自己的未来媳妇,在他眼中花最美,此时的花,和平时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啊。花底下头说了声讨厌,就小跑回家了。看着远处的花,远征心里可真是乐死了,看着头顶的天空,他啥都没想就坐在那里,清楚地欣赏着风声还有自己的呼吸声。

老景头想着自己老伴的话,觉得还有点意思,毕竟当初老丈人啥话没说,啥也没要就把女儿嫁了过来。如果老丈人在意自己的处境,如果老丈人和我一个样,那我又怎能娶到花她妈哪?不过想归想,我就花一个丫头,怎么也得找个好点的人家,找个好好对花的,这样我也有面子花也幸福。老王家虽说儿子傻点但人憨厚,心眼不坏,并且这种男人花一定可以拿得下。老文家儿子倒不傻,但家里穷得更刚被打了劫似的,丫头过去那就得遭罪。

不咋想自己也来到了王家门口,屋子穿出了斥责声,好像是王老汉在教训二愣子。

“你的那个花,根本就看不上你,你还是死了心吧”。

“我就不,我,我就稀罕花花”。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臂挡着自己的脸,怕爹打自个。

这二愣子到傻的可以,毕竟知道和他这个爹顶嘴是要挨打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惧怕。

二楞小的时候,他经常挨打,原因很简单,就是老王头要面子,外边要是有人有意无意的说他家二愣子,回到家中他就会找儿子或老婆发泄。完事之后自己又会心疼儿子,不过绝对不会表达出来,在他看来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看着楞楞的儿子,嘴角抽出着,老王头这次还真没下去手。二楞娘也觉得心疼,搂着儿子。

“娘给你物色个好人家,咱家不要花,乖儿子”王大娘说。

“我就要花”,说着一把推开了自己妈,但怕自个爹在屁股后面揣自己,索性就跑了出去。

因为人本身就傻,加上一股脑地低头跑,就直接撞在了景老头的怀里,发现撞到人后,就抬起了头瞟着景老头,嘴里还嘟囔着:“景叔,屋里坐,快去”,胳膊不断地向房子的方向撇着,眼睛盯着老景头,呆呆地。

然后自己就笑着跑开了,老景头看着这个二愣子,心里也暖暖的,至少他可以给自家花衣食无忧的生活。在他看来,这就是希望,就是景家的开始,花的开始。

本来自己是要来老王这儿串门的,听到那两口说给二愣子找个新的对象,就不好意思进去了。况且,听这口气,花好像把老王确实气的不轻,怕老王拿自个撒气,就在门口徘徊了几下,往家里赶去了。

此时远征坐在地梗上觉得有点凉意,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再拍拍拍过屁股的手,迈着猫步往家走去。嘴里时不时的泛起笑意,好像回家就能和花结婚似的。

想了一路,嘚瑟了一路,很快就会到了家中。

“儿子,干啥去了,这半晌午的,是不是找花去了?”文大娘眯着眼进,笑嘻嘻地说:“花可是的好丫头,泼辣,我稀罕她。一见我,就会笑嘻嘻地跑过来,文大娘,文大娘的叫着,哎!”。说着,就用干枯的指头指着远征他爹的遗像,“你爹那回听媒婆说,我泼辣,大方,就死活要娶我。你爷爷奶奶知道你外公他们毛病不好,不想成这门亲,但你爹就是倔,非要娶我。哎……,对了征啊,过几天就是你爹的祭日,你去看看他,在坟头烧个纸,问个好”。

“妈,你咋不去”?

文大娘撅着脸,拍了儿子背一下,没好气地说:“当真傻了?女人不能烧纸,上香”。

“奥,对”。

“现在女人好多了,在你太奶奶那会,女人还的裹小脚。把脚拇指折断,然后压在脚底上,裹一块步子,几十天不取,,不论多疼,多臭,多痒。”

“哎,要这么比,其实花跟着我一点都不委屈”。

听着这话,娘两都噗嗤笑了起来。也的确是可笑,好像花跟着别人就要裹脚似的。

“儿子,话又说回来,人花真是不错,你也知道妈稀罕她”。

“妈,我知道,你就瞧好吧”!

远征抬起了头,挺着胸,像当兵的一样,做着铿锵有力的动作。文大娘看着儿子,自是没话说,皱了皱眉头,压抑着面部肌肉为难的笑着。

不过也是,儿子和自己稀罕花,花也喜欢我家征,可毕竟这东西也得父母说了算。想起这些文大娘就不像文远征那么自信了。

其实这些远征也知道,他也有压力,也担心花被许配给别人,担心家庭不好除了花,没人看得上自个,心中泛起了思潮……

“妈,我的想办法挣点钱,城里机会多,我去城里吧”远征如茅塞顿开似的,瞪着眼睛说,然后翻起身,看着母亲。

文大娘躺在那,过了半会才说了声嗯。

远征又躺下想着自己如果真去城里打工的种种事情:去了城里,花会不会变心。去城里家里的地咋办,挣不到钱老二咋上学……

等再次睁眼已是鸡叫之时了,远征像往常一样穿衣,然后吃饭。

老景头在回家的路上路上徘徊着,走一路,想一路,到家中叹了口气。

“哎,老婆子,刚才我在老王门口站了会,听到了一些话”。

“你好端端的,把人家门口干啥,也不怕人笑话,以后可别这样了”。

思索了一会景大妈道:“是不听啥了”?

“可不,今儿个老王好像不想娶咱家花了,还说要给二愣子重新物色个对象呐”!

“咋了啊?他不是挺稀罕咱花吗”?

“听他的语气,好像是花惹到他了”。

门咯吱响了,花推开门看到自家爹妈一脸愁苦,“爹,妈,咋了这是”?

老景头坐在炕边儿上翘着二郎腿,抽着旱烟,啪啪的,更吃着蜂蜜似的,索性不理丫头。

景大妈就质问道:“丫头,你是不惹着你王大伯了”?

搭着眼睛,抖了抖嘴,“昂,谁叫他骂文哥哪,还说我是他家二愣子的。哼!我才看不上他哪”!

没等景大妈说话,那老景头就奔了起来,“文哥文哥的,丢不丢人,他能给你吃还是给你穿啊”。

“我不管,我就喜欢文哥,二愣子傻乎乎的,我不要”。

“爹养你容易吗?现在大了,不就想给你找个好人家吗,我和你妈也能享几天福”。

老景头叹了口气就坐了下来,继续偏个头,不理景花。

“丫头啊!你爹也是为了你好,那二愣子虽然傻,但家里有钱,对你又好,你咋不明白啊”。

见自个妈口气好,景花也就方低了嗓门,“妈,你说,我好端端的人嫁给一个傻子,咋回事嘛”!

老两口看了花一眼,啥话都没说,老景头继续抽着烟,“你必须嫁给二愣子,爹是为你着想,你说你要嫁给文家,哪有福可享啊”!

花早已红着眼睛破门而出,上自家厢房里哭去了,景大妈站在厢房门外,不管咋敲门,花也不理不睬无奈只能回自个屋里去了。

老景头还是抽着烟,烟雾布满了屋子,发出令人作呕的抢人,让本来又小又黑的家变得更加寒碜,门外的雪还是堆在那里,上面踏出了三两种不同大小的脚印。村口处,呼呼的风吹击着老槐树的枯枝,好像就要将它连根拔起来一样,让人肃然起敬。

“老头子,我看花挺好,你还真想给二愣子找个新人家啊”,王大娘心有疑虑地问。

“你这傻娘们,我就是说说气话,我还就是看上花了,再说咱家护臣从小到大就只惦记花。这会跑出去了,八成又是给花买家东西去了”。

还真是啊!

二愣子提着两瓶酒,拿着一包花生豆,真上花家去了,一路上就在纠结应不应该直接找花?上次去找她,刚开始因为是一个村的,花就勉强陪自己聊天,可一提到情啊爱啊的花就发威了,差点没把自个打死。还是直接去找景叔吧,景叔对我态度好,主要是看上我家的钱了。

二愣子的敲门声打破了此时景老头一家沉闷,景婶开了门,“哎,这不是二愣子吗”?

“什么二愣子,人家是护臣,这老娘们乱说啥”。

景婶突然有点尴尬,低着头说:“对对对,护臣,里面做”。

“叔……婶……我来看看花,不,是您二老,这是买的点东西”说着就把东西递向老景头。

老景一看这个,心里立马暖了起来,笑呵呵的,其实东西早就看到了,只是不好意思做出反应。

“坐,护臣啊,家里好吧,你爹娘哪”?

“不,不好,我……爹,爹还要打我,他们说不要花了”二愣子说着,就鼓起了嘴。

老景头两口子面面相觑,看来好真有这么回事,“奥,护臣啊,你爹再说啥没”?老景头贴着脸过去,望着二愣子,眼睛蹦得老大。

“就说,给我,给我找个别人,家的……”二愣子越说越没底气,银睛在这两个老人脸上扫视着。说到底这二愣子还不傻,至少知道这话对景家二老来说就是打击,尤其是老景头。

景大妈虽说不太乐意把丫头嫁给二愣子,可毕竟人有钱,过日子嘛实惠点好。说到底还是支持着自家老汉的想法,不过有时候还是会考虑到花的感觉,帮花说话。反正这会心里也不舒服,毕竟人家直接说不要自家花,要给二愣子重新物色一个媳妇哪。

老景头这会脸色不用说,肯定难看,看着煮熟的鸭子——婚事,就这么飞了,谁能不急啊。

“叔,婶子,花,花在哪?是不和文远……远征出去玩了”?二愣子脸上带着难堪。

“奥,没有,在那屋睡哪”。老景头急着回答道:“她和文家那小子出去干啥啊”!毕竟心中钻着鬼,脸上真是不自然。

“奥,那就好,我看看花”?二愣子带着不知所措的口气问着景老头。

听到这,老景头心里可带劲了,忙回道:“好好好”。说着就穿鞋,准备往那屋去。

“老头子不好吧”景大妈一边给自家老汉使眼色,一边在耳边悄悄地说。可老景头能管那么多吗?他都担心死这两孩子的事了,这是多好的机会啊!说着就把老婆子推到了一边,“走二愣子不,护臣”。

老景头站在前面,二愣子站在老景头屁股后面,两人就向花的那厢房走去了。

“花,开门,爹给你说个事”。

“啥事,我衣服都脱了”。

“你这丫头说啥疯话,当着别人的面”。

“啊?别人?谁来咱家了”?

“花,是,是我,二……二愣子”二愣子在后面吞吞吐吐地说,明明自己就结巴,这一见花就越明显了。

这下花可急了大吼“二愣子你老来我家干啥,以前是找我,现在直接找我爹了啊!你是不是胆肥了”?

二愣子吓得一声不敢吭,傻傻地在那站着。

“你这怂丫头,咋说话哪,有点教养好不好,你这样子谁要啊,快出来”。

“叔,我,我稀罕花,我要”二愣子贴这脸凑了过去,傻乎乎的。

景花一把攒开了门,走到二愣子面前,死死地盯着二愣子,二愣子啥话都不敢说,两只手合在一起,放在腿面上,膝盖弯曲,头耷拉得极低。

“花,你干啥,人家护臣这么稀罕你,你咋不知好歹哪?今天还提的东西来看你爹老了”。

“你就是看上了二愣子家的钱是吧,你把你女人当啥了,银行吗?”说着花眼角泛起了泪花,声音抽泣这 ,“爹,你咋就看不上文哥哪,他差啥了,你也知道我们两个都喜欢对方,不就他家穷点嘛”。

景大妈坐不住了,也出了门,看着丫头这么伤心,搂着景花说:“就是,穷点咋了”?

这景大妈不说话还好,一说这话,可把老景头气坏了,“你这老贼婆,我让你乱说”说着就冲向了自家婆娘。还好二愣子跑了过去,替文大妈挨了一下子,文大妈是没事,可这傻子被打了个趔趄,躺倒在地上,脸上一个大嘴巴子印。

花看到事情这样了,索性不管继续进屋撒这气,再说受伤的这个人他也根本不在乎。

可景家另外两个人傻眼了,这老王家宝贝儿子谁敢惹啊,明明自家就担心这门亲,现在出这么一茬……

二愣子从地上翻起来,傻傻地看着文大娘,说:“您,没事……吧”,又看了看周围道“花哪”?说罢看着文大叔,老文头笑着,拉着哭声说:“护臣没事吧?叔不小心打到了你,没事吧”。文大娘也凑了过去拍打着二愣子身上的雪,“臣啊,疼不?我看看,说着就用双手拖着二愣子的脸”。

二愣子哪管这些,他最关心的还是那花,“叔,婶儿,花哪?一转眼,不见了”。

老文头听到这儿就觉得不好意思,实在是想把丫头叫出来好好陪陪二愣子,但自家闺女脾气大,也就不想招惹了。“护臣,花身上难受,回屋睡觉去了”。

二愣子搓了搓头“奥,我也回,回去了”,说完就二话不提向家里去了,不过一路上还是要走走看看,当然也要摸着炽热的脸颊。

“哎你说他爹娘看到这得咋想”老景头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咋办啊?这事怪我”,景大妈在一边着着急。

“行了,我过几天上他家走走,你把我新织的羊毛褥子拿出来,裹好了”!

“哎”

老景头踉踉跄跄地往屋里走去,景大娘站门外,少许,才向杂物房走去。

唯美爱情句子:心间本没有距离,只是回眸相对

1、 我终于可以做到面对你时毫无波澜。2、 梦在海的另一端 你在海岸边 你是遥不可及的梦我触不到我听不到我感受不到 ]3、 学会孤独,没有谁会把你当宝护着,世界总是孤单的。4、 我吵我闹,都是因为你对我太重要]5、 心一直属于你 现在以后从不会改变6、 眼睛红肿没有糟践了别人,只糟践了自己7、 如果记忆可以重写,我希望你一直在我左右.8、 孤单的时候你会不会想我?现在的我习惯一个人生活,学会了成熟也学会了寂寞,学会了在这座城市之中,来回穿9、 你在我的特别关心里,却不在我的最近访客里。

10、 风风雨雨陪你一起走11、不是每一个故事都有结局的。12、 我想拥你入怀亲吻你 可你待我像怪物般逃走13、 我最害怕的事情,原来不是我无法放弃你。而是有那样一天,我突然不喜欢你了。14、 我并不好 但我会对我好的人好15、 爱情谁也不知道,不能勉强去爱。16、 多少人曾用一颗赤诚之心喂养一只虚情假意的畜生17、 我承认我没那么坚强,只是一而再的逞强。18、 你微笑起来的样子很迷人 因为沧桑19、 爱不爱有多爱我比谁都清楚不用任何人说该对谁好 我心里有数20、 分手后你说你的脾气很不好。原来你一直在伪装

21、 “每一天 都感到更加恐慌 怎么办 比更加喜欢你了”22、 你永远不知道你能有多爱一个人 直到你眼睁睁的看着他去爱了别人 你才知道嫉妒是一件有多恶心的事23、 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缺仔细想想又什么都没有24、 我不需要短暂的冷战和过期不候的温暖25、 我做事用不着所有人都点头,我活着就是让讨厌我的人越来越不爽。26、 阳光温热 岁静好 你还不来 我怎敢老27、 可以看见你像是一件奢侈的事就算眼酸也舍不得眨眼28、 在我孤独无助难过的时候从来没有人站在我身后!29、 你不懂的,我又何必解释。30、 过客已经够多了 下一个 可不可以就是一辈子31、 在漆黑的夜里你需要一道光照亮夜行的路,我燃烧了自己,但也造就了你我永远不能相拥。32、 你喜欢的人始终没有喜欢你的人好因为你为他奉献他还在背后给你温暖33、 我们总是在不停的演戏 只是为了不让人看出我们内心的悲伤与那不可触碰的死穴34、 你的冷静太冷,我的心痛太痛。

35、 也许现在的年纪还是要学会一个人而不是依赖一个人36、 班主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班里她偷偷的养了条爱犬咬我们于无形之中。37、 玩了多年的石头剪刀布,才知道它表示.。。。。38、 我宁可孤独到苟延残喘也不愿做你的羁绊39、 易拉罐环爱着易拉罐,可易拉罐心里装着可乐。40、 玩归玩闹归闹 别拿我在乎的人开玩笑.41、 难受的时候别理我 不然说着说着我就会哭42、 我们坚持不和对方说话 不表示我没有想你 试着疏远你 因为我知道我不能拥有你43、 有些人太过相信了,会把自己置于不复之地。44、 你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吗 就像喝了一大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的时间流成热泪i45、 自作多情这东西太可怕了,他对你笑了一下你就以为他喜欢你了,他不忍心拒绝你你就觉得他爱上你了46、 我就不信我的热心暖化不了你这个玻璃石头心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永建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oodaword.com/43434.html
永建美文网

作者: 永建美文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澳客彩票网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免费完结言情小说>| <穿越np小说排行>| <完本的长篇玄幻小说>| <亚马逊电子书阅读器>| <棋牌游戏>| <小说教育网作家中心>| <都市玄幻小说完本>| <exo小说阅读网np>| <小说教育网作家中心>| <斗牛棋牌>| <完本的长篇玄幻小说>| <棋牌游戏>| <完美世界小说下载燃文>| <完美世界游戏下载>| <有声小说免费下载mp3>| <大主宰txt全集下载>| <全本小说免费阅读txt>| <东方玄幻小说完本>| <混沌剑神>| <修真者穿越玩网游>| <棋牌游戏>| <校园全能高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