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诚信的名言

心痛的句子,夸夸我自己,似水流年续

心痛的句子,夸夸我自己  你瞧,镜子里有一个小女孩,她,一个不高不矮的个子,圆圆的脸上有一张小巧的嘴巴,一个小小的鼻子挂在脸上,鼻子的上面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

心痛的句子,夸夸我自己

心痛的句子,夸夸我自己

  你瞧,镜子里有一个小女孩,她,一个不高不矮的个子,圆圆的脸上有一张小巧的嘴巴,一个小小的鼻子挂在脸上,鼻子的上面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头乌黑浓密的卷发,总是喜欢梳一个马尾辫,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猜猜她是谁?对啦,这就是我——一个四年级的小学生。

  我的爱好是硬笔书法,只要一有空闲时间我就会坐在写字桌前,拿出练字本练字,一点、一横、一撇……这些小细节我都不会放过,我会非常仔细地书写,直到把这个字写工整、漂亮、自己满意为止。

  最让我感到自豪的是,在每一年的书法比赛中,我都会取得一个好成绩。

  从一年级到现在,书法已经成为了我学习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一直都在坚持不懈地练习,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我写的字都会得到老师和爸爸妈妈的鼓励和表扬。听到这一句句表扬的话语,我的心里真是比吃了蜜还甜。

  写到这里,你们了解我了吧?你们喜欢练书法吗?练习书法不仅可以提高自己的写字水平,还可以为班级争光、为自己争光,但我不会为此而骄傲,总之,我就是我,你想和我做朋友吗?

五年级:雷蕾

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似水流年续

  一  梅雨季节的江南乌镇总是湿漉漉的,经常会飘着蒙蒙细雨,细雨象牛毛,象蚕丝,柔柔的,软软的。  每到这个时候,乌镇就象是被一层薄薄的细纱蒙住,整个乌镇都朦胧着,越发地迷人和缠绵了。  齐叔依旧起得很早,房间略显昏暗,他把被子叠好,扶着楼梯栏杆下到一楼,照例四下里检查了一圈,就推开了一楼镂空的雕花木门。  站在屋檐下,齐叔伸头看了看天井上方四方的天空,天空灰蒙蒙的,空气中飘着绵绵的细雨,更象是雾。  齐叔没有犹豫,径直穿过天井,拉开了漆着黑漆的两扇木门,门洞里有些黑暗,齐叔又径直穿过这片昏暗,伸手推开了也是漆着黑漆的两扇书院的大门。  他来到铺着石板的窄窄的小街上,蒙蒙细雨让石板有些湿滑,沿街的店铺和人家的门板都没有打开,街上显得静谧和安详。  齐叔往两侧长长的街巷里看了一眼,然后慢慢地转过身子走进书院,边走边摇着头,自言自语。  “嘿嘿,还是一个雨天,啥时候是个头呢,这些天就没停过,弄得人心里老是湿漉漉的,不过也好,哪能都是好天呢。”  站在天井里,齐叔习惯性地抬头看了一眼文住的二楼房间的窗户,忽然又摇了摇头,慢慢地走到屋檐下的藤椅上坐了下来,慢慢地摇晃着,边摇晃边又自言自语起来。  “这孩子,又要难受几天了,人哪,一辈子谁又能不为情所困呢,等天晴了就好了,天晴了,梦也就该醒了。”  坐了一会,齐叔又自言自语到,“要是真醒了,梦也就没了,现在想想,还是早点醒了的好,免得误了一辈子。”  说着话,齐叔的眼神定定在看着墙根的那一片细竹,他的眼睛潮湿了,象是溅入了细雨。  其实,从上海回来后,齐叔的心情并不好,他很后悔见到了他想了一辈子的那个人,他不愿意从梦里醒来,做了一辈子梦了,突然就醒了,这让齐叔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几十年了,做了一辈子梦了,突然就醒了,也突然觉得活着没啥意思了。好在文从梦里醒了,什么都没耽误。”齐叔这样想着。  齐叔记得那天站在莹住的房间门口的时候,外面正下着大雨,他的心猛烈地跳着,抑制不住地兴奋和激动,他反复地整理着衣领和衣襟,连呼吸都是颤抖的。  “谁呀?”  房间里传出一句似曾熟悉的声音,和电话里的声音一样,带着江南特有的温柔和轻盈。  房门被慢慢打开了,齐叔突然紧张起来,做了几十年的梦就要变成现实了,齐叔的心难免会颤抖。  随着房门的打开,一个头发花白,体形略胖的女人站在门口,只是眼角和眉稍依稀可见当年的影子,那个长发飘飘,体态婀娜的少女不见了,齐叔突然觉得岁月沧桑得有些狠心。  “齐兄?”  “莹?”  两人相互注视了几秒钟。  “嗯,你来啦,快进屋,没淋着雨吧?”  “没淋着,没事,我到了才下的。”  “快进来,随便坐,我去给你沏茶。”  “别忙了,我带来你最爱喝的菊花茶了,是今年五月新采的杭白菊。”  齐叔急忙从皮包里翻出一包菊花递过去。  “齐兄,还记得我爱喝菊花茶哪?”  “那哪能忘,五月的菊花呢,一辈子了,忘不了喽。”  莹突然有些感动,急忙转身去泡茶,曾经的温暖好象就在昨天。  泡好茶,莹给齐叔倒了一杯后就坐在了齐叔的对面,默默地看着齐叔。  “你老喽。”  “你也老喽。”  “咱们都老喽。”  “岁月催人老,不服不行喽。”  “嗯,时间真快。”  “嗯,一辈子并不长。”  短暂的沉默。  “你还好吗?”  “我很好,你呢?”  “嘿嘿,也还好吧。”  “谢谢齐兄的菊花茶。”  “我记得你爱喝这个,每年都会采点,就等着你来喝呢,你就一趟都没来,等了一辈子了。”  莹的眼睛湿润了。  “不是我不来,是我不敢来。”  “你怕什么呢?”  “我怕想起我们的过去,我怕回忆那段时光,我怕伤害到我爱的人。”  “你是说我和文他爸?”  “嗯,你们两人都是我爱的人,也是我不敢回来的原因。”  “几十年了,他早就走了,我就在这里一直等了你几十年。”  “谢谢齐兄了,齐兄一直一个人过?”  “嗯,是吧。”  “为了我?”  “也不全是,没遇到比你好的。”  “文那孩子不错。”  “嗯,和他爸一样优秀,北京大学毕业。”  “挺好的,听他说是你抚养的他?”  “嗯,文的爸妈死得早,我就把孩子接过来了,我经常去他爸妈的坟头坐着聊天,就象当年咱们在一起的样子。”  “当时你们可是莫逆之交呀。”  “都成过去喽,几十年了,一晃就过去了。”  “是呀,现在我们都老喽。”  “对了,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当时咋就突然没消息了呢?”  “噢,我一直在等你问我,你一直也没问,这也是我愧疚的地方。”  “我知道你喜欢文他爸,你是怕伤害我?”  “不是,其实,当时我更喜欢你,你一直都没向我表白,但我知道你的心。”  “我还一直以为你不喜欢我,所以我就傻傻地等,可是,你后来突然就没消息了。”  “嗯,走得很急,是随我父亲去的台湾,你知道,我爸爸是国民党军官,我爸做主把我嫁给了一个军官的儿子。”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这瞎琢磨了一辈子也没琢磨明白。”  “想想都几十年了,两岸又一直不通信,所以,一直没和你们解释,等到能解释了,我们又都老了。”  “人这一辈子都会留些遗憾的,人生就是一出戏,谁都猜不到过程和结局。”  “你现在一个人住?”  “我住了一辈子书院了,现在有文陪我,挺好。你呢?”  “噢,我老伴几年前去世了,有个女儿在美国不回来了,一直让我过去。”  “挺好的,电话里说你经过乌镇,为什么不回来呢?”  “那次回来是陪老伴治病,挺匆忙的,也不方便。”  “那你这次为什么来呢?”  莹轻轻地喝了一口茶,然后很认真的说到:“想接你和我一起走。”  “去哪?”  “美国。”  “我想让你留下来,留在乌镇。”  “乌镇是个好地方,也是我魂牵梦萦了一辈子的地方,可我不敢留下来,也不能留下来。”  “为什么?”  “我怕想起过去。”  “你决定了?”  “嗯,这次回来我想让你跟我走。”  “当年以为乌镇是我的一个驿站,没想到一住就是一辈子,我已经离不开了,离开了我会想乌镇,想书院,想那里的人,我更离不开文他爸妈。”  “你已经决定啦?”  “嗯,我喜欢这一片水土,我也老了,我想把自己埋在乌镇。”  “其实,我已经猜到你不会走,我也知道我不会留下,所以,我才没有直接回到乌镇,可我不想再次错过。”  “我也不想错过,可是我真的不想离开乌镇,反正想你都想了几十年了,干脆就想满一辈子吧。”  两人谁都没再说话,似乎陷入了深沉的回忆当中。  齐叔忽然“哎哟”了一声,这才从回忆中醒过来,急忙从藤椅上站起来,小跑着进了二楼的厨房,边走边小声埋怨着自己。  “都什么时候了,光想事了,早饭还没做呢,真是老喽。”  齐叔快速地淘了几把米,又切点腊肉块和皮蛋块放进锅里,小火慢慢熬着,他就趁机站在窗前,向远处望着。  乌镇的黑色飞檐和白色粉墙交错着在细雨中,显得漂渺和梦幻。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永建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oodaword.com/43254.html
永建美文网

作者: 永建美文网

  • 评论列表:
  •  访客
      02-13 07:06  回复
  • 自行车小故事动态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澳客彩票网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有声小说>| <波克棋牌>| <我爱小品网>| <完本小说>| <免费完结言情小说>| <小说网txt免费下载>| <完美世界最新章节>| <无广告无弹窗小说网>| <棋牌游戏>| <完美世界小说全文阅读>| <辰东完美世界小说下载>| <神荒>| <exo小说阅读网超能力>| <美男十二宫>| <大主宰 天蚕土豆>| <小说教育网作家中心>| <顶点小说网修真世界>| <斗牛棋牌>| <斗牛棋牌>| <小说教育网作家中心>| <全本小说免费阅读txt>| <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