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美句

生命的羁旅,如影岁月 下部(一百二十七)

  夜絮浮动,纷飞着散入我年少轻狂的心。骑在夜的背上,入梦。 -----题记  (一)  多少个春秋,流逝在无悔的夜色里;池塘春草的梦醒梦休,无休止的拔动着骚动…

生命的羁旅

  夜絮浮动,纷飞着散入我年少轻狂的心。骑在夜的背上,入梦。 -----题记  (一)  多少个春秋,流逝在无悔的夜色里;池塘春草的梦醒梦休,无休止的拔动着骚动的心;泪水在夜里无声的流动,一夜跟随着一夜,干涸的心田,因泪水变成沧海桑田,风以低头的姿势穿过每一个幸福的夜。    秋风拂去了初春的柳絮,抹平了记忆的棱角,可,在风记忆的深处,那道恰如其分的伤痕,还在啃噬着月亮放飞的心。    夜深了,喧嚣与浮华也安静了几许。嗜好流浪的风儿,还在微弱的灯光下游荡;在人群的罅隙里穿梭。昼去夜半的小巷子,瞬间成了狼籍的战场,满巷飞舞的白色垃圾,肆意的狂欢,在每一个深夜。    谁与谁在泛黄的灯光下相遇,彼此沉默着,嘴角的微笑疲倦不堪。各自相对的眸子闪烁着星光般的亮丝,背影仓促地渐行渐远。    (二)    夜的远方,歌声缥缈;幽兰深谷的天籁,潺若音符的流水,幸福的穿过曲折延绵的川溪,静静地,缓缓地,流向远方。    (三)    梦在昼夜里,几乎流浪的孤儿,一次次入梦,一次次的醒来,无数次接近幸福,又无数次的把幸福抛弃。    肆虐的泪水,把梦湮没;尘世的浮华,让梦虚弱;现实的繁琐,让梦疲惫。    是玫瑰就会钟情的吐露芬芳,是流水就会执着的流向远方,是梦幻必然就走向破碎。    梦毕竟是梦,终究会沦为现实的废墟;梦毕竟是梦,终究会幻化为浮华的残迹。    从梦中开始的一切,也将在梦中结束。    (四)    凄怆的钟声在半夜里响起,飘过每一个熟睡孩子的窗棂。    耳畔里钟声久久不散,风把赤足的思绪撒进夜色,整个天地之间除了忧伤的钟声之外,剩下的只有沉重的脚步,在小巷里沉重的挪动。    沉重的脚步,沉稳而凝重,厚远。    (五)    风,虽然是仲夏的风,却有秋的凉意。    在小巷徘徊已久,今晚从梦中醒来,我将带着理想向人生彼岸奋进,将永远离开脚下这片土地。    小巷不是风的港湾,所以风仍然选择前行----哪怕仍然流浪与飘泊。    9月15日

如影岁月 下部(一百二十七)

冬天的夜不是夏天来的那么迟,到了张灯时分差不多就已经是深夜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宋江河在阳信车站下了车和刘晓、王军话别之后,自己顺便在公路边上那橘黄色的灯光底下挥手叫了一辆三轮面包车,几次三番的讲定价钱之后,他连行李带人往哪车厢里一钻,三轮车便缓缓启动在那清冷的夜色里,离开那已经静寂下来的汽车站踏着那一路橘黄的灯光,直奔着自己的家乡毛家巷而去。  毛家巷位于阳信县城的正西,足足有十里多远的路,那村中的人家多数都是以做点小买卖为生,家家户户不论老幼差不多都是会做买卖的主,宋江河的家在村中可以说的上是数的着的富户,就是因为他的父母做生意要远比那些人早的多,不客气的讲他们就是整个村子里做生意发家的头一户,从此之后村里的人这才看到了做生意原来也可以发家致富这条路,于是乎一个两个直到现在整个村子没有一个人不是生意通的,也就是因为村中人的那份让汗水包着的勤劳,村里以前的那些老土的土房子就再也看不见了,让人所能看到的只不过是那一排排整齐又漂亮的红砖瓦房,站在村口趁着那清丽的夜色宋江河静静地打量着当初自己执意要离开的家乡,如今它变了——仅仅就那么一年的时间它便变得让自己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细细的搜寻一下记忆深处那些零碎的点点滴滴,除了衣角下那一枚害羞的小来,还能有什么呢?  “小!我说乖儿子啊!过完年之后我看就别再回去了,在家里跟着你爸爸学着做点生意吧!自由自在挣的还多,再说了人这一辈子也总不能老是撅着个屁股给人家打工干活,并且还是点头哈腰的当孙子啊!你是个男人终究要成家立业,到时候你自己顶家的时候光靠着给人家打工挣的那点钱,能养活孩子老婆那一大家子吗?所以呀听妈的还是在家里跟着你爸爸就此学着做生意,从头开始吧!这才是自力更生从头开始的正根……你说呢?孩子啊!”  回到自己熟悉的家里,刚刚安顿好一切回到父母的房间里一头歪在炕上,准备着好好的睡上一觉,外边忙着为自己做饭的妈妈便再也难以扎住了似的打开了那开心又高兴的话匣子,一个劲的唠叨起个没完没了。  “哎呀!妈我这刚回来饭都还没吃,您这就来了……能不能让我自个儿箫清一会,头都大了,真是的!我还是想回去,到时候看看再说吧!哼!”  宋江河也真的是有点儿累了,他头向里侧着昏昏沉沉的就想睡,妈妈的唠叨很显然已经吵得他无法入睡,所以他才显得那么极不耐烦。  “可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到了该定亲的时候了,难道你就那么心甘情愿的给别人当一辈子奴隶干一辈子的苦活累活?你倒是没啥事,可你的孩子老婆呢?也让人家一块跟着你遭罪去?不争气的东西——哼!”  “哎呀孩子老婆、孩子老婆……妈!您就不能换点别的呀!我……我今年才多大呀?就知道成天的孩子老婆……哼!”  “你甭闲妈唠叨,妈这可都是为了你个人好,俺和你爸爸就是再能也保不了你一辈子,你呀就躺在那儿好好考虑考虑吧!到时候就知道了!哼!”  “哎呀!要了亲命了,当个儿子真难还不如当个闺女呢!当初你和我爸爸咋就不把我生成一个女孩子啊?也省了你今天这么唠叨起来没完没了的,要命了!哼!”  “瞎咕哝啥?小冤家!快起来吃饭,吃完了再回你那屋睡去!啊?快点儿!哼!”  “唉……!”  饭做熟了,妈妈自己亲手端着慢慢的给自己送到屋里来了,刚才还在外屋里的那些不曾间断的唠唠叨叨,也随之一块的给捎带了进来,距离着自己的耳朵也更近了,致使侧身躺在炕上的宋江河,懒懒的眯缝着已经是睡意朦胧的双眼,摇摇晃晃的起身坐在那炕边上,任凭那诱人心肺的扑鼻香,不顾一切的钻进自己的鼻孔,可自己就是怎么也觉不出那半点的饿意来。  他只想睡好好的睡上一个大懒觉!

……  夜色越浓——没有灯光的院子里更黑了!  “小!头着过年也就还剩这几天了,我看你也就不用再去大寨了,等着过年之后初四哪天一块过去也是一样,再说去的次数多喽也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咱村里不就有哪些活例子吗?平常日子里两个人都好好的,可就是因为孩子去的次数多了慢慢的没事也就抖搂出事来了,弄的本来是好端端的亲戚愣是给散了……!”  “头着过年不都是让那没过门的新女婿亲自上门去送年吗?小君还没去送呢!要是再让人家那头给挑出啥毛病来呢?还是去一趟吧!花个钱就花个钱儿,反正早晚都也是给自个儿花的!不是吗?再说了咱家……又比不上人家的家庭条件好……我怕……!”  “唉……你老爹没本事啊!小……唉!”  吃完饭后坐在那张椅子上的老父亲,一边低着头默默的抽着那手里的旱烟袋,一边满心嘱咐的叮嘱着自己那听话的小儿子阿傻。不难听出身为父亲的他是生怕阿傻去的次数多了,从而把这门子自己心盼依旧的婚事给搅黄了,他真的不希望儿子的这门子婚事再散了,他好希望这门亲事就像是东头那小青的婚事一样,那么顺顺利利不再起任何的波澜。可是……当今这个变幻无常的世界,能容的他这样美好的想法变成现实吗?那中间不由当事人亲自去故意如外的添加一点那些,就是要了自己的老命也看不惯的枝枝叶叶,那亲事能那么顺心的成了吗?即便是自己这边什么事也没有,儿子也没有任何的看法和想法,那能够完全保证人家女孩那头就那么一准的也和自己一条心,不再出任何毛病和问题吗?村子里光自己亲眼见过的就已经有好几对了,不都是因为类似的情况给散了吗?所以身为父亲的他想到自己这刚刚回家的小儿子,一年来对家里的这些事情肯定都是不清楚,好端端的亲事再要是因为自己孩子的这些不清楚,如在外的惹出那些自己说什么也都不想看见的不肃静来,不显得自家孩子也太没用活的也太窝囊了?也就是因为这个目的和心情,他才对着自己的孩子阿傻平平淡淡说了那么多,一个父亲似乎本不该说和管的话。  娘的话更是朴素诚恳,在她心里和眼中只要是自己的儿子随同村里的那些人家一样,也头着过年过去买点东西给自己的未来老岳父把年给送了,这亲事也就有了保障不会再散了,所以紧接着爹的话刚刚落地,蹲坐在炕里头的她便赶紧如实慢言慢语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爹!咱家穷吗?如果是真穷咱也不丢人,靠着自己的劳动吃饭挣钱过日子,还怕别人怎么看怎么想吗?大寨小燕如果她是真心喜欢我的人,她就不应该去理会别人的那些闲言碎语,如果不是……爹!这门子亲事也不可能会拖到现在的今天,更何况上午我去她家里的时候,她的母亲对我很好哇!根本看不出什么别的事情来……唉!年我已经给她送过去了,就是上午的时候我在东头的小铺里买了一箱好酒,顺便一块给她捎过去了,剩下的事……就等着过年之后吧!”  一年之后的阿傻他确实渐渐长大了也成熟了,字里行间都透着他骨子里的那种不屈不挠的刚强。  “额……是这样啊?那……好好好!”  “靠他娘的!俺还寻思着你没去,老了半天你早就给人家送过去了,小贼……呵呵!”  “那孩子办点事你以为还都得给你似的吗?半天也转不过一圈来!”  “啊……俺……半天转不过来呀啊!呵呵呵!”  “小!那就这么定住过年之后再一块去——更好!啊!呵呵!”  “嗯……我知道的爹!”  儿子终于长大了、懂事了,做起事情来也终于跑到了自己前边儿了,两位老人他们从里到外满心说不出的高兴、真心的高兴!  只有阿傻他坐在那张木椅子上,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听着想着,想着那些爹娘还根本就不知道的真真实实。  ……  “这么晚了你还出去干啥?上那里去啊?外边道上黑咕隆咚的你不小胆吗?”  确实已经很晚了,西大寨的王燕前脚刚刚迈出院大门,她的母亲便紧跟着的也从屋里大步小步的跑了出来,站在大门口对着已经跑到马路中央的她使足了劲儿,大呼小叫的喊着问着。  “人家上哪去还管的说给你?你快回去吧!……多管闲事!哼!”  已经走出了好远的王燕,听着身后母亲那担心又着急的喊叫,她头也不回的就那么从后脑勺里随便恶狠狠的甩出了那句伤人心肺的话,之后便加快脚步的向前直到完全消失在了那黑乎乎又清冷的夜色里,让人再也看不见……!  “你……唉!傻妮儿……唉!”  望着女儿那已渐模糊的背影,王燕的母亲站在门口着急的一个劲的跺脚摇头又叹气,嘴里还不住恨铁不成钢的数落着。  “我不是给你说了吗?你甭管她,就让她自个儿扑腾去,看看到最后她能给我扑腾出啥事来!等明天你再问她……问问她到底上哪去来!回去吧!”  王燕的父亲也不知是啥时候来到的门口,他的手里紧紧的夹着那根已经燃了一半的香烟,满脸那严肃的表情似乎是的在自言自语。  ……  “云儿!云儿……!”  很是熟悉的来到紫云的房间门前,伸手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只身在外探头往屋里一看,屋里亮着灯却没有人。  “燕儿!我在我妈这屋里呢!你过来吧!她这屋里暖和着呢!咱一边看电视一边绣花唠嗑!额……呵呵!”  闻声甭问就知道是王燕在找自己的紫云,她赶快打开那扇紧关着的门,从妈妈的屋里探出头来,满脸笑微微的轻声叫着王燕的名字。  “额……难怪呢!跑到那边去去了!弄得我在这好纳闷!真是的!”  让自己一下扑了空,王燕心里还有了那么一丝小小的不开心。  “行啦!行啦!快过来坐吧!就算是我错了行不?呵呵呵!”  紫云笑呵呵的陪着满脸的歉意往里屋让着王燕。  “呦!就你自个儿在家呀!你就不害怕?真行了你!”  “呵呵!怕啥?有啥好怕的!我爸和我妈吃完饭之后就都出去串门了,等会会才能回来呢!这不就把我自个儿扔家里,我心里闷得慌这不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有事没事的再秀点花,打发时间呗呵呵!咋地?你叫我有事?”  进到自己妈妈的屋里,两人一块往哪干净床上一坐,那些乍起来的“知心话”便正式开始了。  “唉……他今个儿来了,还给俺爹带来了一箱子好酒……唉!”  王燕轻轻叹了口气,那满心的无奈就那么随口的扔了出来。  “额?啥时候?我咋没看见呀!你对象从张店已经回来了?”  一听王燕亲自出口谈到她自己对象的事,紫云的眼前顿时一亮,就像是重新发现了更加新鲜的事物一样那么满心的喜欢和惊奇。  “唉!你哪能看见?他是上午来的,他到我家的时候咱两已经骑着车子去阳信赶集去了——唉!云儿!你说……唉!”  “是呀?难怪我没看见呢!说实话自从你和王楼定亲之后俺还真是没见过一回呢!有机会也让俺看看可别自个儿藏着啊!呵呵!”  “看你说的?藏啥?就他家里那个样儿,也稀罕的让俺藏?哼!”  “呦!你这是说的些啥话?人家刚回家就忙着上你家里去看你,还给你送上那么好的酒,你咋还这样说呀?今晚也就是你在我这儿说,我肯定不给你传出去,要是换了个人家指不定给把这话传多远呢!到时候要是让你王楼那对象给知道了,看你怎么收场,你这不是明摆着给自个儿找难看吗?可别再这样儿说了啊!我看王楼你的这个对象人家对你是真心的,不然人家能那么及时的去看你吗?你也不想想,傻燕子!”  再好的朋友之间说话,也是改不了的半句玩笑半句真,可那王燕那里知道和想到并且会相信这些呀!  “叫你那么说俺跟他还是高攀他了?哼!”  不管是王燕理解的对不对,对于紫云刚才那一连串的话,这就是王燕她的第一反应。  “都是庄户人家谁高攀谁呀?难道……他又说些什么别的了?燕儿!”  紧接着那王燕的话把,聪明的紫云忽的微微低下了头,语音很是明显的稍微犹豫的停顿了那么一小会,也就是那一小会她赶紧饶有所思,在那问话的最后声音很轻又很低的试探性地问着,并且还不时紧紧地挑起眼角的眉毛,偷偷又紧紧地盯着王燕那脸上的每一丝细微的表情,就像是要有什么意外的事情要随时发生一样,她的心情那么紧张那么没底气的恐慌。然而这些,当时只顾着叹气伤感的王燕她那里注意的到,那里更会想得到……。  “当时家里也就是俺娘和俺弟弟在家,赶集回来之后俺娘就给我说,他也就是在俺家里坐了那么一会,和俺弟弟随便聊了那么一会,之后也就走了,临走时还说给俺娘以后有时间他还回来家里看我,还说啥……过了年之后他家里就开始张罗着盖房子,等房子盖起来之后他就准备着和俺领结婚证……唉!云儿!俺咋是这种命啊?唉!”  自己一块长大的好朋友,没什么可瞒着的,王燕一五一十的说了个透,而旁边的紫云也就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呃……我当是啥事呢?闹了半天是人家来给你送年啊!这是好事啊!你还叹的哪门子气呀啊?找了个好老公不赶快嫁过去还等啥?不怕别人给你抢了去呀?忙着盖房子就说明人家心里有你真的要和你结婚过一辈子了,你偷着开心高兴还来不及呢!还在这儿叹气,真是的没见过!再说了,你这个年龄还不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满脑子竟在哪儿胡思乱想的想些啥?哼!”  听王燕这么一说,紫云那颗悬在嗓子眼的心此刻终于落了地,心底偷偷的难过之余脸上还要故作镇定的装出那种看似自然不露破绽的表情来,紫云做的好到位,就像是一个超级演员女明星。  “可……云!你那里知道哇!家里穷的叮当响要啥没啥……俺那里来的高兴啊!愁还愁不过来呢!哼……唉!人好不如命好哇!唉……!”  王燕的真心话越来越真。  “你这又来了,啥命不命的?能知道心疼你就行了,再说了,你是跟人家家里的人结婚呢?还是跟人家家里的财产结婚呢?这话要是传出去你也不怕让村里的人们笑掉大牙!真是的。”  紫云那一句句逼人的话,不管是那一句放在那道边上它都是站得住脚立得住根的本分话,谁也说不出第二个不字来。  “光知道疼能顶个屁用?俺可是穷怕了!”  最后一句王燕终于正式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燕儿……不会你……难道……要是这样你可得早点给人家那头说明白呀!别到了最后人家那头啥都准备好了,你再……那可就都晚了,你得赔偿人家一切损失的啊!”  瞪大眼睛的紫云完全不相信自己耳朵的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王燕,话里话外满是那些猜不透的将信将疑。  “对了!就是不同意,俺宁愿去给人家当小婆子,只要他有钱不管别人笑话不笑话!”  听了紫云那猜测的判断,王燕表情冷淡的再也没有任何犹豫。  “哎呀!燕儿啊!这都是啥年月了?谁还能顾得上去笑话谁呀?你要是真的不愿意不如就趁早……这话不应该我这个外人说,可都是实话……可话又说回来了,你的爹娘他们知道又同意你的这种想法吗?前两天俺家老亲戚给俺介绍的那个对象家里就是很有钱,他家就是城西毛家巷俺大姑那个村子里的,那个村子里有钱的男孩子有的是,可当时俺没看中那个孩子让俺回家后就给辞了……弄得你叔和婶儿给我一顿好臭骂!呵呵呵!”  劝就劝、聊天就是聊天,为什么非要故意的说出自己那段没有结果的相亲经历呢?紫云的嘴角偷偷藏着的那一丝甜甜又美美的笑,王燕根本就没看见和发现……。  “这不是说嘛!你也是知道俺爹和俺娘那个脾气,只要是他们一眼认准了的事情,你就是八头牛也拉不回来……唉!这就是命啊!真想不到这辈子竟跟了这么个穷光蛋,没盼头了,认命吧……唉!”  仔细的望着王燕那伤心的表情,紫云坐在那床边上随手不断熟练地拨弄着手里那根细长的秀花针,本来是直直地盯着电视机的眼睛,不时地从那好看的眼角里发出闪亮的光来,一个劲儿斜斜得偷瞄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王燕,再也不做声响的她心里似乎一下的想到了什么,那眼神那表情请真的让人实在是琢磨不透……!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永建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oodaword.com/43145.html
永建美文网

作者: 永建美文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澳客彩票网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波克棋牌>| <小说阅读网作者专区>| <斗破苍穹续集天蚕土豆>| <都市小说完本>| <人皇 最新章节>| <17k手机小说网>| <穿越np小说排行>| <一女多男np穿越小说>| <我欲封天 耳根 小说>| <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 <辰东完美世界小说下载>| <59燃文小说阅读网>| <棋牌游戏>| <斗牛棋牌>| <波克棋牌>| <神印王座小说>| <玄幻小说阅读网完结版>| <神荒>| <免费全本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完本>| <完美世界小说下载燃文>| <我爱小品网>|